首页
武林外史
返回
完本小说 - 武林外史 - 武林外史/古龙
字体:
护眼
关灯
武林外史

第十三章敌友难分(13/44)

武林外史/古龙-武林外史
    

    朱七七此时已将沈浪恨到极点,狠狠跺着脚,恨声道:“我偏不让你料中,我偏不回去……”

    但不回去又如何?

    寒夜深深,漫天风雪,她又能去向哪里?

    她又怎能探索出那些问题?

    她忍不住又仆倒在地,放声痛哭起来。

    突然间,一只冰冷的手掌,搭上了朱七七的肩头。

    朱七七大惊转身,脱口道:“谁?”

    夜色中,风雪中,幽灵般卓立着一条人影,长发披散,面容冰冷,唯有衣袂袍袖,在风中不住猎猎飘舞。

    朱七七失声道:“金无望,原来是你。”

    金无望仍是死一般木立着,神情绝无变化,口中也无回答——只因朱七七这几句话是根本不必回答的。

    朱七七心中却充满了惊奇,忍不住又道:“你不是走了么?又怎会来到这里?”

    金无望道:“静夜之中,哭声刺耳,听得哭声,我便来了。”

    朱七七道:“你……你昨夜到哪里去了?”

    金无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朱七七知道他若不愿回答这句话,那么任何人也无法令他回答的,于是她也不再说话。

    金无望木立不动,垂首望着她。

    朱七七却不禁垂下头去。

    过了半晌,金无望突然问道:“你哭什么?”

    朱七七摇头道:“没有什么。”

    金无望道:“你心里必定有些伤心之事。”

    他语声虽仍冰冰冷冷,但却已多多少少有了些关切之意,他这样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已是极为难得的了。

    但他这句话不说也还罢了,一说出来,更是触动了朱七七的心事,她忍不住又自掩面痛哭了起来。

    金无望凝目瞧了她半晌,突然长叹道:“好可怜的女孩子……”

    朱七七霍然站起,大声道:“谁可怜?我有何可怜?你才可怜哩。”

    金无望道:“你嘴里越是不承认,我便越是觉得你可怜。”

    朱七七怔了半晌,突然狂笑道:“我有何可怜……我有钱,我漂亮,我年轻,我又有一身武功,谁说我可怜,那人必定是疯了。”

    金无望冷冷道:“你外表看来虽然幸福,其实心头却充满痛苦,你外表看来虽拥有一切,但你却得不到你最最想要之物。”

    朱七七又怔了半晌,拼命摇头道:“不对,一千个不对,一万个不对。”

    金无望深深接道:“你外表看来虽强,其实你心里却最是软弱,你外表看来虽然对别人凶恶,其实你的心却对每个人都是好的。”

    他轻叹一声,接道:“只不过……世上很少有人能知道你的心事,而你……可怜的女孩子,你也总是去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朱七七怔怔地听着他的话,不知不觉,竟听呆了。

    她再也想不到,世上还有人如此同情她,了解她……而如此同情她,了解她的,竟是这平日最最冷冷冰冰的人物。

    她再也想不到在沈浪,熊猫儿这些人那般残忍地对待她之后,这冷冰冰的人物,竟会给她这许多温暖……

    抬起头,她只觉这冷酷,丑恶的怪人,委实并非她平时所想象的那么丑怪,只因他的丑恶的外表下有一颗伟大的心。

    她只觉他那双尖刀般的目光中,委实充满了对人类的了解,充满了一种动人的,成熟的智慧。

    在这一刹那间,她只觉唯有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才是世界上唯一真正的男子汉。

    她心头一阵热血激动,突然扑到金无望身上,以两条手臂,抱住了金无望铁石般的肩头,嘶声道:“人们虽不了解我,却更不了解你。”

    她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却将金无望惊呆住了。

    他只觉朱七七冰凉的泪珠,已自他敞开的衣襟里,流到他脖子上,朱七七温柔的呼吸,也渗入他衣襟。

    良久良久,他方自叹息一声,道:“我生来本不愿被人了解,无人了解于我,我最高兴,但最后……唉,年轻的女孩子,是最渴望别人了解的。”

    朱七七轻轻放松了手,离开了他怀抱,仰首凝注着他,又是良久,突然破涕一笑道:“昔日虽没人了解我,但从今而后,却有了你,世上虽没有人了解你,但从今而后,却有了我。”

    金无望转过头,不接触她的目光,喃喃道:“你真能了解我么?”

    朱七六道:“嗯,真的。”

    她拉起金无望的手,孩子似的向前奔去,奔到城门口,城门虽紧闭,门下却可避风雪。

    她拉着金无望,倚着城门坐下,眨着眼睛,道:“从今而后,我要完全地了解你,我要了解你现在,也要了解你过去……你肯将你过去的事告诉我吗?”

    金无望目光遥注远方,没有说话。

    朱七七道:“说话呀!你为什么?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说给我听,都没有关系,我既了解你,但能原谅你。”

    金无望叹息着摇了摇头,目光仍自遥注,没有瞧她。

    朱七七道:“说呀!说呀!你再不说,我就要生气了。”

    金无望目光突然收回,笔直地望着她,这双目光此刻又变得像刀一样,闪动着可怕的光芒。

    朱七七却不害怕,也未回避,只是不住道:“说呀,说呀。”

    金无望道:“你真的要听?”

    朱七七道:“自是真的,否则我绝不问你。”

    金无望道:“我平生最痛恨的便是女子,只要遇着美丽的女子,我便要不顾一切,撕开她的衣服,夺取她的贞操。她们越是怕我,我便越是要占有她,自我十五岁开始,到现在已不知有多少女子坏在我身上。”

    朱七七身子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紧紧缩成一团。

    金无望目中现出一丝狞恶的笑意,接道:“我平日虽然做出道貌岸然之态,但在风雪寒夜,四下无人时,只要有女子遇着我,便少不得被我摧残,蹂躏……”

    朱七七身子不觉的颤抖着向后退去。

    但后面已是墙角,她已退无可退。

    金无望狞笑道:“这可是你自己要听的,你听了为何还要害怕?……你此刻可是想逃了么……哈……哈……”仰天狂笑起来,笑声历久不绝。

    朱七七突然挺直身子,大声道:“我为何要怕?我为何要逃。”

    金无望似是一怔,倏然顿住笑声,道:“你不怕?”

    朱七七道:“昔日你纵然做过那些事,也只是因为那些女子看到你可怕的面容,没有看到你善良的心,所以她们怕你,要逃避你,你自然痛苦,自然怀恨,便想到要报复,这……本也不能完全怪你,世人既然亏待了你,你为何不能亏待他们,你为何不能报复?”

    她微微一笑,接道:“何况,你此刻既然对我说出这些话来,那些事便未必真的,更不会也对我做出那种事来。”

    金无望道:“你怎知我不会?”

    朱七七眨了眨眼睛,笑道:“你纵然做了,我也不怕,不信你就试试。”

    她身子往前一挺,金无望反倒不禁向后退了一步,愕然望着她,面上的神情,也说不出是何味道。

    朱七七拍手笑道:“你本来是要吓吓我的,是么?哪知你未曾吓着我,却反而被我吓住了,这岂非妙极。”

    金无望苦笑一声,喃喃道:“我只是吓吓你的么……”

    朱七七道:“你不愿说出以前的事,想必那些事必定令你十分伤心,那么,我从此以后,也绝不再问你。”

    她又拉起金无望的手,接道:“但你却一定要告诉我,昨夜你为何要不告而别,你……你究竟偷偷溜到什么地方去了?”

    金无望怔了一怔,道:“不告而别?”

    朱七七道:“嗯,你溜了,溜了一夜,为什么?”

    金无望道:“昨夜乃是沈浪要我去办事的,难道他竟未告诉你?”

    这次却轮到朱七七怔住了。

    她呆呆地怔了半晌,缓缓道:“原来是沈浪要你走的……他要你去做什么?”

    金无望道:“去追查一批人的下落。”

    朱七七道:“他自己为何不去?却要你去?”

    金无望道:“只因他当时不能分身,而此事也唯有我可做,我与他道义相交,他既有求于我,我自是义不容辞。”

    朱七七道:“哼,义不容辞,哼,你倒听话得很……为什么人人都听他的话?我不懂!”抓起团冰雪,狠狠掷了出去。

    金无望凝目瞧着她,嘴角微带笑容。

    朱七七顿足道:“你瞧我干什么,还不快些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事?追查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你也要像他们一样瞒我。”

    金无望沉吟半晌,缓缓道:“沈浪与仁义庄主人之约,莫非你又忘了。”

    朱七七道:“呀,不错,如今限期已到了……”

    金无望道:“限期昨日就到了。”

    朱七七道:“如此说来,你莫非是代他赴约去的?但……但你又怎知道这其中的曲折?你又是怎样向仁义庄主人交代的。”

    金无望道:“代他赴约的人,并不是我,我只是在暗中为他监视那些代他赴约的人。”

    朱七七着急道:“你越说我越不明白,究竟谁是代他赶约的人?”

    金无望道:“展英松,方千里,胜滢……”

    朱七七截口呼道:“是他们!原来是他们。不错,只要他们一去,什么误会都可澄清了,沈浪无论去不去,都已无妨。”

    语声微顿,突又问道:“但这些人既已代沈浪去了,为何又要你监视他们?”

    金无望道:“这其中的原故,我也不甚知晓,他只要我将这些人的行踪去向,探查明白,再回来相告……”

    朱七七恨声道:“原来你们是约好了的。”此事沈浪又将她蒙在鼓里,她心中自然恼恨,却终于忍住了,未动声色。

    金无望颔首道:“不错。”

    朱七七道:“约在什么时候?”

    金无望道:“约定便在此刻。”

    朱七七四下瞧了一眼,咬着樱唇,道:“约在什么地方?”

    金无望扬了扬眉道:“就在这里等。”

    一句话竟似有两个声音同时说出来的。

    朱七七一惊,回首,已有个人笑吟吟站在她身后,那笑容是那么潇洒而亲切,那不是沈浪是谁。

    朱七七又惊,又喜,又恼,跺足道:“是你,你这阴魂不散的冤鬼,你……你是何时来的??沈浪笑道:“金兄眉毛一扬,我便来了。”

    朱七七道:“你来得正好,我正要问,你……你为什么做事总是鬼鬼祟祟的瞒住我,你要他去追查展英松那些人,为的什么?”

    沈浪道:“此事说来话长……”

    朱七七道:“再长你也得说。”

    沈浪道:“我是见到那王夫人后,与她一夕长谈,她便将展英松、铁化鹤、方千里等人,俱都放了出来,我一怕展英松、方千里等人,与你宿怨不解,二来与仁义庄约期已到,是以便请展、方等人,立刻直到仁义庄去,将此中曲折说明,也免得我去了,此乃一举两得之事……”

    朱七七道:“这个,我知道,但你为何又要他去监视?”

    沈浪道:“只因我始终觉得此事中还有蹊跷。”

    朱七七道:“自然有些蹊跷,这我也知道。”

    沈浪笑道:“你既知道,我便不必说了。”

    朱七七怔了一怔,红着脸,跺足道:“你说,我偏要你说。”

    沈浪微微一,笑,道:“试想那王夫人对展英松等人既是完全好意,为何定要等到我来后,才肯将他们自地下窖中释放出来!”

    朱七七眼睛一亮,道:“是呀,这是为什么?”

    沈浪笑道:“事后先见之明,你总是有的。”

    朱七七娇嗔道:“你以为我真的糊涂么,我告诉你,她暗中必定还有阴谋,但行藏既已被你发现便只有索性装作大方,将他们俱都放出……”

    沈浪颔首笑道:“好聪明的孩子,不错,正是如此,但还有,她将展英松等人放出后,自己也说有事需至黄山一行,匆匆走了。”

    朱七七道:“是以你便生怕她要在途中拦劫展英松等人,是以你便要他一路在晴中监视,何况,你表面既已与她站在同一阵线,金……兄留在那里,也多有不便,自是不如在暗中将他支开的好。”

    沈浪笑道:“你果然越来越聪明了。”

    朱七七“哼”了一声,面孔虽仍绷紧紧的,但心中的得意之情,已忍不住要从眉梢眼角暴露出来。

    沈浪道:“这些事,我本无意瞒着你,但当着王怜花之面,我却不能向你说出……唉,幸好你在此遇着金兄,否则……否则……”

    朱七七眼睛更亮了,道:“否则怎样?”

    沈浪道:“否则又要令人担心。”

    朱七七痴痴地呆了半晌,轻声道:“你会为我担心?鬼才相信哩……”话犹未了,梨涡隐现,已忍不住笑了出来,方才的悲哀、苦恼、委曲、难受……却早已在沈浪这淡淡一句话里,消失得无踪无影。

    金无望冷眼瞧着他两人的神情,脸上又似已结起一层冰来,此刻干“咳”了声,沉声道:“展英松等人一路赶到仁义庄,路上并无任何意外,我目送他一行人入庄之后,便立即兼程赶回。”

    沈浪失声道:“这倒怪了……”

    他皱沉思良久,方自展颜一笑,抱拳道:“多谢金兄……”

    金无望道:“多谢两字,似乎不应自你口中向我说出。”

    沈浪笑:“不错,这两字委实太俗。”

    金无望道:“那王夫人既未对展英松等人有何图谋,你今后行止,又待如何?”

    沈浪沉吟半晌,反问道:“金兄此后行止,又待如何?”

    金无望仰天长长叹了口气,道:“仁义庄之约既了,展英松等人亦已无恙,无论如何,此事总算告一段落,我……我也该回去了。”

    沈浪动容道:“回去?”

    金无望垂首道:“不错,那柴玉关虽凶虽恶,但他待我之恩情不可谓不厚,终我一生,总是万万不能背弃于他……”

    霍然抬起头来,目注沈浪,缓缓道:“却不知沈相公可放我回去么?”

    沈浪苦笑道:“人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人……金兄对那柴玉关,可谓仁至义尽,我又岂会学那无义小人拦阻你的义行。”

    金无望长长吐了口气,喃喃道:“人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人,但……”

    再次抬起头来,再次目注沈浪,凝目良久,厉声道:“而今而后,你我再会之时,便是敌非友,我便可能不顾一切,取你性命,你今日放了我,他日莫要后悔。”

    沈浪惨然一笑,道:“人各有志,谁也不能相强,今后你我纵然是敌非友,但能与你这样的敌人交手,亦是我人生一乐。”

    金无望缓缓点头道:“如此便好。”

    两人相对凝立,又自默然半晌。

    忽然,两人一齐脱口道:“多多珍重……”

    两人一齐出口,一齐住口,嘴角都不禁泛起一阵苦涩的笑容,朱七七却不禁早已瞧得热泪盈眶。

    她但觉胸中热血奔腾,忍住满眶热泪,跺足道:“要留就留,要走就走,还在这里噜嗦什么,想不到你们大男人也会如此婆婆妈妈的。”

    金无望颔首道:“不错,是该走了,江湖险恶,奸人环伺,沈兄你……”

    沈浪截口道:“金兄只管放心,我自会留意的,只是金兄你……”

    金无望仰天长笑道:“但将血泪酬知己,生死又何妨……”挥挥手,踏开大步扬长而去,再也不回头瞧上一眼。

    朱七七目送着他孤独的身影,逐渐在风雪中远去,又回头瞧了瞧沈浪,突然放开喉咙,大呼道:“等一等……慢走。”

    金无望顿住脚步,却未回头,冷冷地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朱七七咬了咬嘴唇,又瞧沈浪一眼,道:“我……我要跟着你走。”

    金无望身子像钉了似的钉在地上,动也不动一下,既未回头,也未说话,想来他已不知该说什么。

    朱七七却不再瞧他了,大声道:“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同情我,了解我,这世上只有你才是真正的男子汉,我不跟着你跟谁。”

    金无望似待回头,只是仰天长笑一声,向前急行而去,那笑声中的意味,谁也揣摩不出。

    朱七七大呼道:“慢些,等我一等,带着我走……”

    呼声之中,竟果然展动身形,追了过去。

    沈浪伸手要去拉她,但心念一转,却又住手,望着朱七七逐渐远去的身影,他嘴角似是泛起一丝微笑……

    朱七七放足急奔,奔出了十数丈开外,偷偷回头一望,呀,那狠心的沈浪,该死的沈浪竟未追来。

    再往前瞧,金无望也走得踪影不见了。

    漫天飞雪,雪花没头没脸地向她扑了过去,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心里又是悲哀,又是气恼,又是失望……

    她忍不住又哭出声来,她边哭边跑,泪水遮住了她的眼睛,她既不辨方向,也不辨路途,只是发狂向前奔……

    前途茫茫,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纵然辨清了方向,辨清了路途又有什么用?

    眼泪,好像要结成冰了。

    她狠命地用衣袖擦去泪痕,喃喃道:“好,姓沈的,你不拉我,看我真的死了,你对不对得住你的良心,但……但我为什么不死呢……为什么不死呢……”

    她又举手擦眼泪,却突然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这一撞竟撞得她一连退出四五步,方自站稳,她正待怒骂,猛抬头,石像般的站在她面前的,却正又是金无望。

    此时此刻此地再见着金无望,朱七七真有如见到她最最亲热的亲人一般,也说不出是悲?是喜?

    不管是悲是喜,她却大呼一声扑了上去,扑进了金无望的怀抱,抱住了他,比上次抱得更紧。

    金无望发际,肩头,都结满了冰雪,他面上也像是结满了冰雪,但一双目光,却是火热的。

    他火热的目光,凝注着远方的冰雪。

    良久,他自长叹一声,道:“你真的跟来了……你何苦来呢。”

    朱七七的头,埋在他胸膛上,带着哭声笑道:“我自然要如此,我真的跟着你……从此以后,你永远再也不会寂寞了,难道……难道你不高兴么。”

    金无望道:“从此你永远都要跟着我?”

    朱七七道:“嗯!永远都要跟着你,永远不离开,你就算赶我走,我也不会走了……但你也永远不会赶我走的,是么?”

    金无望苦笑一声,道:“可怜的孩子……”

    朱七七道:“不,不,我不可怜,我才不可怜呢,有你陪着我,我还可怜什么?你从此可再也不准再说可怜了。”

    金无望喃喃道:“可怜的孩子……”

    朱七七埋着头,不依道:“你瞧你,又说了,你说,你说我有什么可怜?”

    金无望叹道:“你又何苦为了要气沈浪而跟着我?你又何苦?”

    朱七七大声截口道:“我不是为了沈浪,自己愿意跟着你的。”

    金无望道:“但沈浪来追你回去如何?”

    朱七七道:“我睬都不睬他。”

    金无望道:“真的?”

    朱七七道:“一千个真的,一万个真的。”

    金无望默然半晌,忽然道:“你瞧,沈浪果然追来了。”

    朱七七身子一震,大喜呼道:“在哪里?”

    她身子立刻离开金无望的怀抱,回头一望,来路雪花迷茫,哪有沈浪的影子——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再回头,但见金无望嘴角,已泛起一丝充满世故,充满了解,但又免不了微带讥嘲的笑容。

    朱七七脸红了,却犹自遮掩着道:“他来了我也不睬他,我……我……”

    金无望摇头叹道:“孩子,你的心事,瞒不了我的,你还是回去吧。”

    朱七七顿足道:“我不回去,我死也不回去。”

    金无望道:“但你又怎能真的跟着我。”

    朱七七道:“你不让我跟着你,我就死在你面前。”

    金无望苦笑望着她,半晌喃喃道:“跟着我也好,反正沈浪必定会跟来的,他任凭朱七七跟着我,只怕也是为了便于跟踪我的下落……他未曾明白逼着我带他去寻柴玉关,已算他对我的一番义气,他若要暗地跟踪,自也是天经地义之事,我怎能怪他?”

    他自言自语,既然像是在为自己分析,又像是为沈浪解释,他语声低沉含混,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清。

    朱七七道:“你说什么。”

    金无望道:“我说……你要跟着我,唉,就走吧。”

    两人急行半日,正午到了西谷。

    这是新安城西的一个小镇,镇虽小,倒也颇不荒凉,只因此地东望洛阳,北渡大河来往客商,自为此镇带来了不少繁荣。

    朱七七一路始终拉着金无望的手,入镇之后,仍未放开,别人要对她怎么看,对她怎么想,她全不放在心上。

    别人自然要对她看的,心里也自然是惊奇,又觉好笑,但只要一瞧到金无望的脸,便也不敢看了,笑更笑不出。

    朱七七轻声道:“你瞧,别人都怕你,我好得意。”

    金无望道:“你得意什么。”

    朱七七笑道:“我就希望别人怕我,但别人都偏偏不怕,如今我跟着你走,就好像跟着老虎的狐狸一样,可以沾沾光,也可以当做别人都在怕我了,我自然得意,只是……只是肚子太饿了,想装神气些,却又装不出。”

    金无望忍不住一笑,道:“你此刻便吃得下么?”

    朱七七道:“我又不是多愁善感的女孩子,一遇到件芝麻绿豆大的事,就吃不下,喝不下了……什么事我都很快就能忘记,照吃不误,所以我五哥说我将来必会变成个大大的胖子。”

    金无望不禁又为之一笑,道:“胖子又有何不好?走,咱们去大吃一顿。”这冷冰冰的怪人,此刻不知为了什么,竟仿佛有些变了。

    两人走了一段路,金无望突然又似想起了什么,当下问道:“你五哥可就是江湖人口中常说的朱五公子?”

    朱七七叹了口气道:“不错,我那五哥,可真是个怪物,我家里的灵气,仿佛全被他一个占尽了,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最得人缘,最能讨人喜欢,我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口中虽在叹气,心中其实却充满了得意之情。

    金无望道:“我也久闻朱五公子之名,都道此人乃是浊世中翩翩佳公子,只可惜直到此刻,我仍未见过他一面。”

    朱七七道:“莫说你见不着他,就连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几乎有三两年未曾见着他了,他总就像游魂似的。呀,到了。”

    “到了”的意思,并非说“游魂”到了,而是说饭铺到了一一,问小小的门面,五张小小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酒香,茶香一阵阵从门里传了出来,只可惜桌子上却坐满了人。

    金无望道:“此地生意太好……”

    朱七七道:“生意好的地方,酒菜必定不差。”

    金无望道:“怎奈坐无虚席。”

    朱七七道:“无妨,你跟着我来吧。”

    拉着金无望走进去,走到角落上的桌子边一站,这桌子上坐的是两个面团团的商人,正吃得高兴,猛一抬头,瞧见金无望,直吓得忍不住打了个寒嚓,赶紧垂下头,再也吃不下了。

    朱七七拉着金无望,站着不动,那两人手里拿着筷子,挟菜又不是,放下又不是,竟拿着筷子就去算帐。

    于是朱七七与金无望便在这张桌子旁坐下。

    金无望摇头道:“果然有你的。”

    朱七七道:“就叫做狐假虎威。”

    金无望忍不住大笑起来,但笑了半晌,又突然停顿。

    朱七七道:“你为何不笑了,我喜欢你的模样。”

    金无望默然半晌,一字字缓缓道:“这半日来,我笑的实已比以往几年都多。”

    朱七七呆呆地望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她心里究竟是酸?是甜?是苦?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幸好这时酒菜已送来,于是朱七七放怀吃喝。

    金无望却是食难下咽,朱七七便不住为他挟菜,别的人既不敢瞧他们,又忍不住要偷偷来瞧。

    只因这两人委实太过奇怪,男的太丑,女的太美,又似疏远,又似亲密,这两人之间究竟是何关系谁也猜不出来。

    朱七七只作不知不见,笑道:“这一块你非先吃下去不可,空着肚子喝酒,要喝死人的。”

    伸出筷子,挟了块排骨,要送到金无望碗里。

    但,突然间,她身子一震,筷子挟着的排骨,“噗”地掉进酱油碟里,她目光直勾勾瞧着座前面的窗子,面上竟已无血色。

    金无望动容道:“什么事?”

    朱七七用筷子指着金无望身后的窗户道:“你……瞧……”语竟已无法成声,筷子不住的“喀喀”直晌,显见她的手竟抖得十分厉害。

    金无望变色回首,窗外却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他又是奇怪,又是着急,沉声道:“瞧见什么?”

    朱七七颤声道:“窗……窗外有个人。”

    金无望道:“哪有什么人?你眼花了么?”

    朱七七道:“方才有的,你一回头,他就走了。”

    金无望:“是谁?”

    朱七七道:“就……就是那恶魔,那害得我又瘫又哑的恶魔。”

    金无望动容道:“你可瞧清楚了。朱七七道:“我瞧得清清楚楚,他的脸,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直到此刻,她竟仍未定过神来,语声竟仍有些颤抖。

    金无望面上也变了颜色,双眉皱起,沉思不语。

    朱七七道:“你可要追出去?”

    金无望摇头道:“此刻必定已追不着了。”

    朱七七惶然道:“那……那怎么办呢?我此刻一见着他,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了,他好像随时随地都跟在我背后,还要来害我,我只要一闭起眼睛,就好像瞧到他正冲着我狞笑……”突然放下筷子,用手掩面,几乎哭出声来。

    金无望沉思半晌,霍然站起身来,拿出锭银子,抛在桌上,拉起子朱七七的手,沉声道:“你跟我来。”

    朱七七道:“哪……哪里去。”

    金无望面色铁青,也不回答,拉着朱七七走出店外,四下辨了辨方向,竟直奔镇外最最荒僻之处而去。

    朱七七又是诧异,又是惊惧,她委实已被那恶魔吓破了胆,世上她谁也不怕,可就是怕“他”。

    只见金无望板着脸,大步而行,四下的地势,越来越是荒僻,此刻虽已雪霁日出,朱七七还是不禁冷得发抖。

    她不知不觉间,用两只手扳着金无望的肩膀,倚到他身上,自后面看去,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身旁,倚靠着个窈窕纤弱的少女,依偎而行,这景象确是令人艳羡,但走到前面一看,一个娇美仙女和一个阴冷丑陋的男子,并肩走在灰蒙蒙的积雪荒原上,这景象却有说不出的可怖。

    金无望肩上虽然多了个人的重量,走的仍是极快。

    朱七七忍不住又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金无望道:“我也不知道。朱七七一怔,呐呐道:“那……那么你要走到哪里去?”

    金无望道:“我也不知道。”

    朱七七又惊又怒,道:“你……你……”

    金无望道:“我这是在做什么,你立刻便会知道的。”

    语声微顿,突又低叱道:“来了。”

    朱七七倒抽了口凉气,屏息听去,只听身后果然有阵衣袂带风之声,传了过来,来势迅急异常。

    但金无望却未停步,也未回头。

    朱七七自也不敢回头,只是在心中不住晴问自己:“来的是什么人?莫非……莫非是他么?”

    只听那衣袂带风之声,到了他们身后,身形便自放缓,竟始终不即不离地跟着他们,既不赶上前来也不说话。

    朱七七只觉一阵寒意,自背脊升起,当真有如芒刺在背一般,当真忍不住要回头去瞧上一瞧。

    但她毕竟忍住了,只是一只手,抱得更紧。

    只觉金无望脚步加紧,身后那人脚步也加紧,金无望脚步放缓,身后那人脚步也放缓。

    朱七七此刻已可断定,身后这人必定便是那恶魔,她也恍然发现,金无望故意走到这等荒僻之地,也是为了要将“他”引来。

    但却猜不透金无望如此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若要将“他”除去,此刻便已该动手了。

    他若无意将“他”除去,此刻该有些举动才是呀。

    金无望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竟在这荒凉的雪原上兜起圈子来了,那人竟也跟着他兜圈子。

    朱七七忍不住又要问他,但还未问出口来,耳中已传入金无望以“传音”之术说出的语声。

    只听他一字字道:“此人武功虽不弱,但内力却不济,我此刻便是在故意消耗他的内力,等他内力不济,再激他动手,便可取他性命。”

    朱七七又惊又喜,真恨不得抱起金无望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一亲,来表示她的赞许和感激。

    突然金无望仰天一笑,道:“好……好。”

    那人也嘶声笑道:“好……好。”

    金无望道:“我明知你要来的。”

    那人也道:“我明知你要来的。”

    金无望道:“你既来了,为何不说话?”

    那人也道:“你既来了,为何不说话?”

    金无望怒道:“你此刻可是在戏弄于我?需知我虽与你同门,却与你绝无交情,你可知我将你诱至此地,便要取你性命。”

    那人似是“噫”了一声,但口中还是说道:“你此刻可是在戏弄于我,需知……”

    金无望突然厉叱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语声之中,霍然带着朱七七转过身去。

    那人收时不及,几乎撞在他们身上——直冲到他们身前不到一尺之处,才拿桩站住一一那一张又脏又丑的怪脸,便恰巧停在朱七七面前,哪是他们心中所猜想的“恶魔”,却赫然正是金不换。

    这一变化,不但使朱七七大惊失色,金无望也大出意外——他们未引来狐狸,却引来了一只狼。

    朱七七失声惊呼,道:“是……是你。”

    金无望怒喝道:“原来是你。”

    金不换咯咯笑道:“是我……两位未曾想到吧!”

    朱七七大声道:“你鬼鬼祟祟,跟在咱们身后,要干什么?”

    金不换挤了挤眼睛,笑道:“我只是想瞧瞧,两位亲亲热热的,走到这荒郊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这里可不是亲热的地方呀。”

    金无望怒喝道:“住嘴。”

    金不换道:“好,住嘴,大哥叫我住嘴,我就住嘴。”

    仰天一阵怪笑,接道:“如今我才知道,我们的大哥,毕竟是有来头的,三下两下,就从沈浪手上将这位朱姑娘抢了过来。”

    金无望目光闪动,面露杀机。

    朱七七却忍不住大骂道:“你放的什么屁?”

    金不换大笑道:“好凶的嫂子……嫂子,你真凶,小弟告诉你件秘密,我这大哥看来虽老实,其实呀……哈哈,哈哈。”

    朱七七忍不住问道:“其实怎样?”

    金不换道:“其实我这大哥风流得很,自他十五岁那年,就不知有多少女子为他害相思病了,到后来……”

    金无望冷冷望着他,听他说话,也不阻拦,但金不换却故意偷偷望了他一眼,故意顿住语声。

    朱七七果然忍不住问道:“到后来怎样?”

    金不换道:“咳咳,我不敢说。”

    朱七七道:“你说,没关系。”

    金不换嘻嘻笑道:“这些女子缠得我大哥不能练武,到后来我大哥一发狠,竟自己毁去了他潘安般的容貌。”

    朱七七失声道:“呀……”

    金不换道:“容貌虽是他自己毁去的,但他毁了之后,性情竟也跟着变了,非但对女子恨之入骨,对男子也不理不睬。”

    朱七七呆了半晌,幽幽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你那时果然是在骗我。”

    金不换道:“骗你……我可没有骗你……”

    朱七七跺足:“啐!谁跟你说话。”

    金不换瞧了瞧她,又瞧了瞧金无望,嘻嘻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嫂于是和大哥说话,原来大哥以前曾经骗过嫂子,却被我揭破了。”

    他一连说了好几声嫂子,朱七七脸不禁又红了。

    她又羞又恼,骂道:“放你的屁,谁是你的嫂子。”

    金不换也不理她,自言接道:“嫂子,小弟向嫂子说了这么多秘密,嫂子你多多少少,也该给小弟一些见面礼才是呀。”

    朱七七道:“好,给你。”

    扬手一掌,向金不换脸上掴了过去。

    只听,拍的一声,金不换竟未闪避,这一掌竟清清脆脆的掴在他脸上,他也不着恼,抚着脸笑道:“嫂子所赐,小弟生受了,唉!这又白又嫩的小手,掴在脸上当真是舒服得很,大哥你当真是艳福不浅呀。”

    金无望突然冷冷道:“你说完了没有?”

    金不换道:“说完了。金无望一字字缓缓地道:“我与你虽已情义断绝,但是今日念在你自幼随我长大,我再次饶你一命……”

    突然暴喝一声,道:“滚,快滚,莫等我改变了主意。”

    金不换神情不动,仍然笑道:“大哥要我滚,我就滚,但是我还有句活要问大哥,问完了再滚也不迟。”

    他不等金无望答话,便又接道:“不知大哥你可知道沈浪此刻在哪里?”

    朱七七奇道:“你找沈浪则甚?”

    金不换咯咯笑道:“要找沈浪的人可多啦,何止我一个人。”

    朱七七更奇,忍不住追问道:“还有谁要找他?”

    金不换道:“仁义庄三位前辈,断虹道长,天法大师,‘雄狮’乔五,还有……便是小弟,小弟虽无用,但这些人却不是好惹的。”

    朱七七道:“这些人都要找他,找他干什么?”

    金不换道:“没有什么,只不过要宰他的脑袋。”

    朱七七身子一震,吃惊道:“为什么……为什么?”

    金不换道:“为了他违约背信,为了他多行不义,为了他外表仁义,内心险恶,为了他……唉,不用再说,也已足够了。”

    朱七七惊得瞪大了眼睛,道:“但……但沈浪已将展英松,方千里这些人,全都送到‘仁义山庄’去了呀,有他们去,便已可解释了呀。”

    金不换道:“展英松等人全是沈浪送去么?”

    他声音突然提得出奇的高亢,但朱七七也未留意。

    他应声道:“不错,全是沈浪送去的。”

    转首瞧了金无望一眼,道:“你可作证,是么?”

    金无望面上也不禁现出惊疑之色,颔首道:“不错,我亲眼瞧见他们入庄去的。”

    朱七七道:“这难道还有什么差错不成?”

    金无望诡笑道:“不错,他们的确都已入庄了。”

    朱七七松了口气,道:“这就是了……”

    金不换冷冷接道:“但他们入庄之后,一句话还未说出,便已气绝而死,哼!……死的当真是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他话未说完,朱七七已不禁失声惊呼出来。

    金无望也自耸然失色,道:“他……他们是如何死的!”

    金不换冷笑道:“他们不先不后,一入庄门,便自同时倒地,方自倒地,便已同时气绝,全身一无伤痕,想必是毒发毙命,但仁义庄那许多见多识广的高手,竟无一人看出他们中的是什么毒。”

    他仰天于笑数声,接道:“下毒倒也不奇,奇的是,他竟能将时间算得那般准确……嘿嘿,哈哈,果然是好手段,好毒辣的手段。”

    这番话说将出来,就连金无望也不禁为之毛骨惊然。

    朱七七颤声道:“这……这绝非沈浪下的毒。”

    金不换冷笑道:“人是他送去的,毒不是他下的,是谁下的?”

    朱七七道:“是她……是那女子!”

    金不换道:“她是谁?那女子又是谁?”

    朱七七跺足道:“我跟你说,也说不清的。”

    一把拉住金无望,道:“走,咱们一定要先将这消息告诉沈浪。”

    金不换冷冷截口道:“你们不必麻烦了,自然有人去寻沈浪,反正他是再也逃不了的……至于你们么……唉,此刻只怕也不能走了。”

    金无望膛目怒叱道:“你敢拦我不成?”

    金不换皮笑肉不笑,阴侧恻道:“我怎敢……但他们……”眼珠子滴溜溜四下一转,金无望,朱七七,不由自主,随着他瞧了过去。

    只见灰茫茫的雪原上,东,南,西,北,已各自出现了一条人影,缓步向他们走了过来。

    这四人走的仿佛极慢,但眨眼却已到子近前。

    东面的一人,长髯飘拂,飘飘如仙,但清癯的面容上,也带着层肃杀之气,赫然正是“不败神剑”李长青。

    南面的人,身高八尺,虬髯如就,圆睁的双目中,更满现杀气,亦是“仁义三老”之一,“气吞斗牛”连天云。

    西面的一人,身躯仿佛甚是瘦弱,走两步路,便忍不住要轻轻咳嗽一声,却是冷家三兄弟中的大哥。

    北面的一人,神情看来最是威猛,面上杀气也是最重,正是当今佛门中第一高手,五台天法大师。

    这四人无一不是煊赫一时,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有这四人挡住路途,那真是谁也无法脱身的了。

    金不换不等这四人走到近前,凌空一个翻身退出丈余,“大声道:“方才的对话各位可听到了么?”

    连天云大喝道:“听得清楚得很。”

    金不换道:“在下未说错吧,那些人果然全都是沈浪送去的。”

    连天云恨声道:“你***真都猜对了,沈浪那狗蛋,饶不得他!”

    他年纪虽已有一把,但盛怒之下,说起话来,却仍不改昔日那副腔调。

    金不换道:“好教各位得知,这里有个比沈浪更精彩的人物……嘿嘿,这是各位走运,竟会在无意中撞见他。”

    李长青沉声道:“谁?”

    其实这时四人八道目光,早已凝注在金无望身上——金无望身形虽然几立未动,心里已难免有些惊惶。

    只听金不换大声道:“各位请看,这便是”快乐王“门下四大使者中的‘财使’金无望了,各位只怕早已久仰他的大名了吧。”

    话犹未了,李长青等四人已一步窜了过来,将金,朱两人紧紧围住,目光更是刀一般盯在金无望脸上。

    朱七七身子不觉向金无望靠得更紧了些。

    但见这四人瞪着金无望,金无望也瞪着他们,双方久久都未说话一此刻之情况,实已用不着说话。

    金无望不问也知道四人的来意,四人也知道自己若是问话,对方是万万不会回答的,是以不问也罢。

    这相对的沉默之间,实是充满了杀机,日色却似已渐渐黯淡,寒风呼号,有如人们的杀声呐喊。

    朱七七实在忍不住了,大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四人转目瞧了她一眼——只是一眼,便又将目光移回金无望面上,似是根本不屑瞧她,更不屑回答她的话。

    朱七七嘶声呼道:“你们好歹也该问些话呀,这……这样又算是什么?”

    这次四人却连瞧也不瞧她一眼了。

    朱七七咬着嘴唇道:“他们不说话,咱们走。”

    站在外面的金不换突然放声狂笑起来。

    他狂笑道:“各位听听,这丫头说的好轻松。”

    朱七七怒道:“你们不说话,便该出手,你们不出手,咱们自然就得走了,难道就跟你们在这里站着,站一辈子不成。”

    李长青叹了口气,道:“你还要我等出手么?”他虽然终于说出话来,却像不是向朱七七说的,目光一直凝注着金无望。

    金不换应声道:“对了,你还要咱们动手么?你若是识相的,便该乖乖柬手就缚,有问必答,也免得皮肉受苦。”

    金无望冷笑不语。

    朱七七却忍不住大骂道:“放屁,你……”

    连天云厉叱一声,截口道:“跟这样的人还噜嗦什么,三拳两脚,将他们打倒,用绳子绑将起来,那么再对他说话也不迟。”

    金无望突地仰天狂笑起来,狂笑道:“好威风呀!……好煞气,金某正在这里等着你们五位大英雄,大豪杰,一齐出手……请,请!”

    朱七七眼珠子一转,突也笑道:“好可怜呀……好可惜,堂堂五位成名露脸的英雄,却只知以多为胜,仗势欺人……”

    连天云怒喝道:“臭丫头,快闭住你的嘴,且瞧你爷爷们可是以多为胜之辈……各位请退一步,待咱家先将这厮擒来。”

    李长青微一皱眉,连天云却已掠了出去。

    金无望道:“你真敢一人与我动手?”

    连天云怒道:“不敢的是龟孙子。”

    金无望冷冷道:“我瞧你还是退下吧,‘气吞斗牛’连天云,昔日武功虽不弱,但衡山一役后,你武功十成中最多不过只剩下三成了,怎能与我交手?”

    连天云狂吼一声,双掌连环击出,口中怒喝道:“谁来助我一拳,我连天云先跟他拼了。”

    金无望轻推开朱七七,道:“留意了!”

    口中说话,身形一闪,便已将连天云两拳避开。

    李长青是何等角色,瞧得他身形一闪之势,便知此人实是身怀绝技,当下退后几步,向冷大递了个眼色。

    冷大一掠而过,咳嗽两声,道:“何事?”

    李长青沉声道:“此人武功之深,深不可测,三弟四十招内,虽不致落败,但四十招后,气力不济,便非败不可。”

    冷大道:“想必如此。”

    李长青道:“你近来自觉功力怎样?”

    冷大微微一笑道:“还好。”

    李长青道:“你那咳嗽……”

    冷大含笑道:“要它不咳,也可以的。”

    李长青目光转动,但见金不换面带微笑,袖手旁观,天法大师虽然跃跃欲试,却碍着连天云,未便出手。

    他两人一左一右,有意无意间将朱七七去路挡住。

    李长青一眼瞧过,语声放得更低,道:“金不换素来极少出手,天法上次受了沈浪之内伤,也未见完全复原,而我……唉,总之,瞧今日情况,是非你出手不可的了,你自信还能取胜么?”

    冷大道:“不妨一试。”

    李长青道:“好,但是此刻你却出手不得,老三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是以你唯有等他施出那一招时,便赶紧插手……如今已过了二十招了,再有十七八招,老三那一招便必定会出手的,你懂么。”

    冷大道:“懂。”他说话虽比他三弟多些,却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连天云出拳如风,片刻已攻出二十余招之多,那拳路攻将出去,当真有排山倒海之势,令人见而生畏。

    金无望手脚一时竟似被他这威猛的拳路闭死,只是仗着奇诡而轻灵的身法,招招闪避。

    但见拳风动处,冰雪飞激。

    飞激的冰雪,若是贱在人脸上,立时就会留下个红印子——朱七七脸上的红印子,已经有两三个了。

    她瞧得既是惊骇,又是担心,暗道:“谁说连天云功夫已减弱?他此刻的功力若是有昔日的三成,那么他昔日岂非一拳便可打死当时任何一位高手。……金无望只怕是听信传言,弄错了,他连这一人都不能战胜,还有四个怎么办。”

    要知朱七七的性子最是偏激,所以才会做出别人做不出的事,什么礼教,规矩,她是全不管的。

    她若是跟准要好,便一心只希望他取胜,至于双方谁正谁邪,谁是谁非,她更不放在心上。

    至于此刻双方本就互有曲直,她自然更恨不得金无望一掌便将连天云劈死,她才对心意…连天云这人是好是坏,她从来都未想过。

    而金无望却偏偏落在下风,她自然着急。

    但她却不知连天云功力实已大大受损,与昔日相比实已只剩下三成,只是连天云也是火爆性子,只要一动手,便将自己所剩的这三成功力,全都使了出来,绝不为自己留什么退路。

    金无望交手经验,是何等丰富老辣,他早已瞧出此点,是以绝不拼命,只有消耗连天云的气力。

    他自己的气力还要留下为自己杀开血路。留下与别人动手。他狠毒的招式,也是留下来对付别人的。

    再过七招,连天云攻势果然已渐渐弱了。

    他额角之上,也开始露出了汗珠。

    金无望招式却渐露锋芒,渐渐占得先机。

    突然,连天云双拳齐出,一招“石破天惊”带着虎虎的掌风,直击金无望胸膛,当真有破石天惊之势。

    李长青沉声道:“这是他第三十八招了。”

    冷大点了点头,全神贯注但见金无望脚一微错,倒退一步,他自是不愿与连天云硬接硬拼,脚下退步,力留余势,等着连天云下一招攻来。

    哪知连天云身子竟突然也倒退一步站住不动,口中大喝道:“住手。”

    这一喝,喝声竟有如雷霆一般,震得朱七七耳鼓,嗡的一响,脑子也都震得晕晕的,片刻间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金无望首当其冲,更觉得仿佛有一股气流,随着喝声而来,当胸也仿佛被人击了一锤。

    他身子竟不由得晃了一晃,但身形,脚步,气势,心神,仍丝毫未动,仍保持直攻直守的功架。

    就在这时,已有一条削瘦的人影,飞身而来,像是一把刀似的,插在他两人身子中央。

    原来,连天云方才那一声大喝,竟是他成名之绝技,当年武林中人,都知道这就是连天云的“舌底锥”。

    这“舌底锥”有质无形,乃是气功中一种最最上乘的秘技,其威力,性质,都与佛家之“狮子吼”极为近似。

    连天云号称“气吞斗牛”,气功自是不弱,昔日他功力全盛之际,这…一声“舌底锥”喝将出去,对方必定要被震得失魂落魄,身法大乱,加以他喝的又是“住手”两字,这也使得对方为之一怔。

    高手相争,怎容得这一乱,一怔,对方从未被他这一“锥”击倒,但只要他跟着一招攻出,那是必定手到擒来的了一一昔日武林中委实不知有多少高手,葬送在他这一着“舌底锥”下。

    怎奈他此刻气功已被人破去大半,“舌底锥”的威力,十成中最多也不过只剩下两三成而已。

    是以金无望在他这“舌底锥”下,虽惊而不乱。

    连天云也并非不知道自己这“舌底锥”已无昔日之威力,但他天生是不甘服输的脾气,每到情急之时,便不禁将这一着施将出来一一李长青与他多年兄弟,自也算准了他要施出这一着的。

    “舌底锥”一出,冷大立时飞身插入。

    连天云怒道:“闪开,谁叫你来插手。”

    冷大微微笑道:“你已叫人住手,我自然便可出手了。”

    连天云怔了一怔,身子已被李长青拖了回去。

    金不换嘻嘻笑道:“有趣……有趣。”

    天法大师沉声道:“本座……”

    金不换道:“大师为何急着出手?反正这厮已是网中之鱼,大师为何不先瞧冷家三兄弟从来不肯轻露的武功秘技?”

    天法大师微一沉吟,果然顿住了脚步。

    原来冷家三兄弟在武林中之地位,最是奇特,他们的身份是“仁义庄”的奴仆,他们的武功却属顶尖高手。

    他们从不求名,更不求利,也从不参与江湖中的是非,除非有人要危害到“仁义庄”,他们绝不出手。

    但只要他们一出手,与他们动手的人,便极少能活着回去,是以江湖中便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武功来历。

    他们的身世,更是个谜,他们自己从不向人提起,别人纵然四下打听,也打听不出丝毫头绪。

    神秘的武功,神秘的身世,再加上他们那神秘的脾气,便使得这兄弟三人,成了江湖奇人中的人物。

    是以就连天云大师这样的人,也不免动了好奇之心,要瞧瞧这冷家三兄弟中的老大,究竟有何惊人的身手。

    冷大此时却在不住咳嗽。朱七七忍不住道:“你身子有病,还能与人动手?”

    冷大抬头向她一笑,道:“多谢好心,咳咳。”

    朱七七叹道:“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却为何要你出手,金……金大哥,你还是让他回去吧,换上个人来。”

    金无望冷冷一笑,闭口不语。

    金不换却冷冷笑道:“朱姑姑娘,小嫂子,你怕他生病,打不动么,嘿嘿,少时他要你变作寡妇时,你才知道他的厉害。”

    朱七七满面怒容,要待发作。

    
武林外史 由[完本小说]收集完本,欢迎登陆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查看武林外史完本推荐。
您也可以直接打开 武林外史完本 查看武林外史全部章节
[上一章] 武林外史 [下一章]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完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异世大陆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玄幻奇幻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修真仙侠好看的完本小说 言情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现代都市好看的完本小说 架空历史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穿越重生好看的完本小说 网游竞技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武侠小说好看的完本小说 科幻异能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名站推荐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op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完本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完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