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大陆 玄幻奇幻 修真仙侠 言情 现代都市 架空历史 穿越重生 网游动漫 武侠江湖 科幻异能 竞技体育 恐怖灵异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 幽冥仙途 - 第四章飞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幽冥仙途

第四章飞天(13/215)

第四章飞天-幽冥仙途
    像鸟儿一样,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大概是所有人心中最原始,也最渴求的愿望之一。

    李珣也不例外。

    早在初上连霞山之时,他便对天空中飞遁的剑光有着极大兴趣。

    甚至在他亲眼见到一同上山的单智,驾着歪歪斜斜的剑光从天而降时,心中的嫉妒便不可遏抑地喷涌出来,断绝了他和单智成为真心朋友的最后一线可能。

    七八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再次登上连霞山,成为宗门的嫡系弟子,身分产生了变化,但有些愿望却是不会变的。

    在单智已经能御剑千里,朝发夕至的时候,他才刚刚拥有了一把剑器。

    但是,他不急。

    坐临止观峰上的万丈悬崖,他缓缓地抽出剑来,青蒙蒙的光辉在黯淡的天色下远远发散。

    李珣学明玑的样子,用手掌在剑脊上轻轻抹过,眯起了眼睛,感受着剑上的寒意。

    他首先调匀气息,将手掌贴在剑脊之上,手指开始缓慢而有节奏地敲打剑身,发出一连串“嗡嗡”的声响,剑上的青光也开始波动,随着李珣用力的轻重,光芒显得明灭不定。

    明心剑宗炼剑之常规,一般有两种方式。

    李珣用的不是普遍的养剑方式,而是另外一种,也就是明玑所说的“附灵”之术。是以“篆刻”之法,以真息在剑身刻画符纹,使真息在剑上的流向,符合剑主的习性。

    这种方法,对增进修为没什么帮助,但胜在简便易行,只要符纹画下,便能即刻使用。

    李珣用他的专长便在符箓禁纹之上,弃长用短,那是愚人才做的事。

    不过他也不敢轻率刻纹,只因为“附灵”之术,其关键在于能否激发出剑的最佳性能,此时他对剑的特性尚是一知半解,若就此篆刻纹路,只会事倍功半,这是万万做不得的!

    他以手指敲击剑脊,便是用一种测剑的法门,观察剑上灵气的流动轨迹。“青玉”本应是一把不俗神兵,却因工序的问题而落了下乘,委实可惜。

    李珣用测剑法门,来回测了多遍。果然隐隐间,这剑本身的凌厉锐气,和剑上缭绕的灵气之间,有一个模糊的断层存在。

    剑气灵气两者互不统属,一剑挥出,神意不凝,威力便先打了个折扣,发挥不出七成的力量来。

    以李珣的能力,自然不可能解决这个难题。幸好他也不需要解决,现在他的目的,是修炼那御剑飞行之术。

    经过三个多时辰的感应,他终于将“青玉”上的灵气波动了然于心,而天色也已全黑。

    他手掌抬起,旋又落下,在剑脊上猛拍一记,剑身发出“嗡嗡”的低鸣,久久不散。趁着剑身颤动的时机,他将手指贴在剑刃之上,锋锐的剑气割破了他的食指,鲜血滴下。

    他微一曲指,让血滴在指尖打转,蓦地,“青玉”的剑芒在一次波动中,微黯了一下,李珣出血的手指于此时紧贴着剑脊正中,从剑锷上端滑出,直抵剑尖,血红色的纹路一气贯通,笔直无曲折,便彷佛是刻在剑身上一般。

    “青玉”发出了一声低啸,青蒙蒙的光华刹那间黯淡下去,而剑脊上的血痕也越发鲜艳夺目,小指粗细的血痕正迅速地变细,直至成为发丝粗细的纹路,才停了下来。

    李珣露出了满意之色,脸上却有些苍白。

    刚刚他用了“引煞”之术,藉灵气稍微低落的瞬间,以血为引开出了一条“回龙槽”,将剑身浮游的灵气,尽数收束其中。

    表面上看去灵气全失,威力大减,可实际上,没有了灵气的掣肘,宝剑本身的杀伐之气便尽数放出,再也没有那种身意两分的状况,用来更是得心应手。

    但“回龙槽”里的灵气若弃而不用,将是极大的浪费,李珣想释放其中的灵气,作为激发剑气的动力。

    只要将灵气化为千丝万缕,渗入宝剑的材质中,再控制这些灵气,在剑体内部形成符箓禁纹,就可从内部激发剑气。

    但这个功夫却不是一天两天便能够完成的,因此他只能暂时放下。

    如此,炼剑的工作便算告一段落,被加了“回龙槽”的“青玉”,已有些名不符实。青蒙蒙的光华已不见,只有一圈贴着剑身的隐隐光晕,显出此剑的不凡。

    李珣心中默颂法诀,真息流转透体而出,打在剑上,又是“嗡”的一声低鸣,他松开了手,“青玉”在低沉的震鸣声中,浮在了半空。

    所谓御剑之术,其实便是以剑器为媒,通天地之元气,借之浮游往来,出入青冥。

    凭借着宗门的法诀,李珣控制着“青玉”,让它在空中转了几个圈,速度极慢,但飞得很稳。

    李珣可以感觉到,天地元气通过“青玉”,与体内真息发生了颇为微妙的感应,真息每一次波动,都会通过剑身,再作用于天地元气。

    他控着剑使其逐步加速,让自己适应在这种情形下,对天地元气的影响。

    渐渐的,高速飞行的“青玉”已在李珣身外结成一个黯淡的光圈,剑气破开了他的掌控,四面散溢,在岩石上留下了不少划痕。

    李珣由此明白,若过了这个速度,他便无法顺利掌控飞行,以后倒是要小心了。

    剑随心动,“青玉”在空中猛地一跌,斜插下地来。

    李珣轻轻一跃,已踏在剑身上,身体轻晃一下随即站稳,青玉剑尖一摆,浮在了空中。

    “好!”

    李珣吐了口气,一边体验着凭虚而立的新异感觉,一边小心翼翼地控制真息,使其与脚下宝剑气息往来有如一体,直至圆融无碍之时,方再一次提升高度。

    脚下的止观峰渐渐地变小了,从他这个高度,整个峰顶一览无遗,点点灯火成了黑暗中最美的点缀,在他眼中闪闪发亮。

    高空的风呼啸着吹过,只拂动了他的衣袂,却无法对他的平衡造成什么妨碍,他的胆子也越发大了起来。

    首先是缓缓地驾剑绕圈,接着便加快了速度,到后来便开始上下起伏,侧旋飞掠,急停急起,足足玩了大半个时辰,方才尽兴飞下。

    如果不是怕夜间有什么不妥,他恐怕早御剑飞掠连霞七十二峰了!

    仅仅如此,便足以使他在梦中也能笑醒过来。

    明天,就是明天,一定要好好地玩一下!

    可在他还没有想好明天的计划之前,林阁已在门前等着他下来。

    看着林阁似笑非笑的脸色,李珣这才知道,自己在天上的放肆行径,下面的林阁都已经收入眼中。幸好,林阁还是一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只是招了招手,让他进屋。

    说起来,极少见到林阁的主动邀请,李珣一时也有些受宠若惊,忙收剑跟着去了。

    只是这次,似乎又有不同。

    林阁进了屋,脚步不停,竟往楼上走去。李珣有些迟疑,这几个月来,他还未到楼上去过,他隐约知道,这楼上是林阁的私密空间,向不喜他人涉足,今日却是怎么了?

    心中这么想,但也只是停了一下,便继续跟上。

    到了楼上,他看着林阁直入内室,却不敢再进,只是恭谨等在外厅。

    林阁只一会儿便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玉盒。

    将盒子扔在桌上,他坐了下来,突地问了一句:“老四回来了?”

    李珣知他说的“老四”是指明玑,忙应了一声,心中却暗笑这称呼与佳人是何等的不相配。

    林阁仍是有气无力地发话:“把剑拿来!”

    李珣忙把剑双手奉上,此时他已明白,林阁必是从这把剑上知晓了明玑的消息。

    林阁将剑出鞘半尺,略一打量,却是一奇。

    “回龙槽?好绝的心思!”

    他抬起头来,看向李珣道:“你做的?”

    李珣忙点头称是。林阁又赞了一声:“敢舍方可得,做得好!”

    这么明显的称赞,李珣还是第一次听到,自然心中暗喜,只是脸上当然不敢太过放肆。

    林阁将长剑整个地抽出来,手指一弹,剑身发出了一声清亮的震音。他脸上略有些追忆之色:“当四妹拿到此剑,初时也想到了‘回龙槽’的手法,你师祖赞的也是这一句……”

    李珣略有尴尬,原来挨这一声赞,却是有典故的。

    “不过,最终四妹还是没用这一方法,因为你师祖觉得她那时性子刚烈,一言不和便拔剑相向是常有的事,以‘回龙槽’抑制宝剑灵性,并激发煞气,于她的修行有碍……但你却没有这个问题。”

    林阁的手指贴着剑脊处的血纹,缓缓上移:“你的性子和我很像,小小年纪,做事便谋定而后动,能忍常人之所不能。所以,你才能在坐忘峰七年,还留下命来……

    “当然,明玑现在也磨练得差不多了……不,她现在心思渊深,机心敏锐,倒是远超你我,难得的是她却能立志精修,不为外物萦心,这一点我自愧不如。今后你要学她,才是正途。”

    李珣唯唯诺诺,应了下来。

    不过,林阁的那两句评句,即“谋定而后动,忍常人之所不能”的话,却还是让他心跳略微加速,几乎认为是林阁已经看出了什么。

    林阁却一点异样也没有,眼中迷离之色更浓:“我年少之时,也总把一些事憋在心里,不但不说出来,而且不让人看透。

    说得好听些是有担当,说得难听些便是不自量。”

    看着李珣脸上显出的尴尬,林阁微笑起来:“现在你还小,当然不知道这种作法的害处。初时你只觉得什么事都能自己解决,也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久而久之开始自以为是,刚愎自用,却是等闲事了……我,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

    楼外一阵风吹来,卷动门窗纱帘,阴影晃动,在刹那间挡住了林阁的半边脸庞。

    不知为什么,李珣只觉得林阁那边有一个扭曲的黑影,在灯火闪灭间,大吼一声,直撞入他心中来。

    他忍不住退了半步,背上冷汗刷地流下。

    风过,夜明珠的光亮温润如昔,只是眼前的林阁却让他再也无法解读。

    恍恍惚惚中,只听得林阁温声道:“你,知道我的往事吗?”

    李珣抽*动嘴角,想说不知道,但又没那个胆子,只好点了点头。

    林阁又问:“你觉得,我当年行事,可称得上自以为是,刚愎自用?”

    李珣心中叫苦,这种事情,他当徒弟的怎么置喙?平日里当故事听都已经很尴尬了,现在又要在当事人面前评论,若在处世严谨的长辈面前,这可是个大不敬的罪名呢!

    可是,林阁的话他又不能不回答,脑子里转了几圈,他只能道:“弟子在感情一事上,呃……稚嫩得很!”

    他也知道,这种避重就轻的法子,是蒙混不过的,便很快又道:“弟子只是听师兄们说,感情一事最是微妙,平日里不管多么精明的人,若陷在此中,便会如傻子一般,平日里的心计,十成中未必能有一成……”

    “哈,傻子一般!果真是如傻子一般!”

    林阁闻言大笑,李珣心中连迭地叫苦,只觉得这笑声委实诡异得很,他根本探不出其中感情的倾向,又怎能对症下药,应付过去?

    林阁笑了很久,直笑到眼泪也掉出来,这才指着李珣道:“你说,谁是傻子?”

    “我是傻子!就因为我是傻子才会过来听你说话!”李珣心中暗骂。

    当然,这话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他只好强笑道:“弟子不知!”

    林阁笑容渐渐敛去,最终摇了摇头,又恢复了平日里颓废无力的模样,他道:“罢了罢了,让你说的确是在为难你!算了,我们不说这个,我今日与你说这些话,只想要你明白今后为人处世的方向。记着,学老四,莫学我!”

    李珣还能说什么,只是含糊应承罢了。

    林阁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他将“青玉”归鞘,交还给李珣,继而拿起了桌上的玉盒打开。

    出乎李珣的意料,里面竟是一把男子式的发簪,通体青白,似是玉石材质,也没什么特殊的光泽,只是若仔细察看,上面却有一丝血线,连贯头尾,倒和“青玉”上的“回龙槽”差不多。

    “你四师叔都送了剑,我这师父若不表示一下,便是说不过去。”林阁脸上略有自嘲之色,将簪子取了出来,递给李珣:“倒也巧,这样东西对你现在颇有用处。你看看这簪子,可合你意吗?”

    李珣忙双手接过,近距离一瞧,果然那上面的血丝,正是“回龙槽”。上面血色晶莹剔透,也不知封着怎样的灵气。

    林阁在一边指点道:“这玉簪也是由‘回龙槽’封住了灵气,只不过其中符纹刻画十分精妙,比你那简简单单的一画,却是要厉害得多了。这簪子妙用是有的,只是要自己去领会,你可明白?”

    李珣知道,林阁这也是如明玑一般,要他自行领悟其中奥妙,当然不会有意见,欢喜地躬了个身:“多谢师尊!”

    林阁挥了挥手:“我累了,你拿着这个盒子下去吧。一个月后,我们便要下山,赶紧多做准备。”

    刚刚还谈兴高昂,现在却又是番模样,反差之大,李珣实在有些难以承受,但林阁所安排的,却是李珣期盼已久的事,他赶忙再谢了一声,拿起盒子,便要下楼。

    却听得林阁在身后道了声:“簪名‘凤翎针’,你……好自为之吧!”

    这语气却是前后矛盾,李珣心中奇怪,往后看了一眼,却见林阁直勾勾地看着他手上的玉盒,那眼神令他心中一跳。

    随即,楼上珠光隐去,一片昏暗。

    李珣心中狂跳两下,赶紧下楼去。

    黑暗中,他似是听到了一声压抑的喘息,搅动黑雾般的空气,在楼上低回旋转。

    “谁是傻子?”

    林阁那一句问话,不知怎地,刻在了李珣心底。

    数月来,李珣除了每日的功课勤练不辍外,便是在山上山下御剑往来,在诸峰谷间穿梭。

    这种兴奋模样,是每个初学御剑飞行的弟子都必经的一段,山上的人倒也不在意,最多只是感叹这小子自坐忘峰上下来后便转了运。

    不但入了嫡系,而且多蒙师长青睐,连四师叔成名的宝剑也都送了他。

    这种运气,旁人还不怎地在意,单智可就嫉妒得很了。虽然他把持得也还不错,但每次说起这事,那酸酸的语气却听得李珣心烦。

    不过,在李珣一句话后,单智便再也不说什么了。

    “当年单智师兄可是只花了三个月,便能御剑了哪!”

    李珣“毫不掩饰”的“嫉妒”,让单智心中大悦,想想也是,自己早了这小子七年,现在御剑飞行,转瞬千百里,岂不比这还在爬云的小家伙高了不知多少?

    回过这个味来,单智便也不再多言,这些时日他正在准备闭关,也不知是否因为李珣进步神速,给了他太大的压力。

    无论如何,李珣总算得到了清静。

    其实他能御剑,兴奋之情是有的,但哪需数日的发泄?他只不过是藉此名目,想找一个僻静地方,修炼他那见不得人的“幽明气”罢了。

    止观峰上,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注视之中,峰上高人无数,各个修为深不可测,万一被发现了,他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他连记载《幽冥录》的玉版,都不敢放在身上,而是和那“碧阴丹”一起埋在了某处,这几个月对“幽明气”的修炼,更是草草而就,时断时续。

    而自从能御剑之后,情况就大不相同。

    连霞山连绵千里,有多少隐秘之处,怕是众人见识过的加起来,也不超过其十分之一,要在这样的范围中找一处僻静所在,实在是太过容易。

    李珣对《幽冥录》的兴趣,实不在“灵犀诀”之下,且这邪道法门,入门最速,这几日被他找到了机会,勤加修行,又有“灵犀诀”打下的坚实底子,进度也是极大。

    “寄魂转生”之术,竟被他修到了大成之境。

    转瞬之间,他体内真息的性质,便能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灵犀诀”凝成的真息,化为滚滚的“幽明阴火”——这即是“幽明气”的进阶。

    从此,他在《幽冥录》的修行上,也迈入了正轨。

    当然,他并非满脑子都是修炼苦行的武痴,他也准备再过一些时候,就去和明玑再联络一下感情的,就算得不到什么好处,近距离接触佳人,也是一种享受。

    只可惜明玑行踪之飘忽,就算是在宗门之内也是如此,几次拜访都扑了个空。

    据说,她是到坐忘峰上去了。

    站在万丈高空之中,运劲抵住激荡的罡风,李珣盘膝坐在剑上,真息与宝剑的联系,依然稳固如昔。

    他在考虑一件事——距当时下坐忘峰也有**个月了,他是不是应该再上峰去,念念旧情?

    此时,他已能御剑直上直下,速度狂增何止百倍?即便不能一日夜往返,花上几日几夜的工夫,也能飞上峰顶。

    中途不正是练习御剑飞行的最佳时机吗?还能顺便遂了他未完成的“壮举”,岂不甚好?

    还有,那位想想都觉得心虚不已,却又总是让人忘不得的青吟仙师——自己不是说有空就到峰上去拜望她的吗?理由也是充足得很哪!

    为自己想了好几个理由后,他的心情不由一畅。

    当下决定,今日便去找林阁,请他应允自己上峰一事。

    

    ( )
幽冥仙途 由[完本小说]收集完本,欢迎登陆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查看幽冥仙途完本推荐。
您也可以直接打开 幽冥仙途完本 查看幽冥仙途全部章节
[上一章] 幽冥仙途 [下一章]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完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异世大陆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玄幻奇幻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修真仙侠好看的完本小说 言情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现代都市好看的完本小说 架空历史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穿越重生好看的完本小说 网游竞技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武侠小说好看的完本小说 科幻异能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名站推荐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op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完本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完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