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大陆 玄幻奇幻 修真仙侠 言情 现代都市 架空历史 穿越重生 网游动漫 武侠江湖 科幻异能 竞技体育 恐怖灵异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 幽冥仙途 - 第六章结仇
字体:
护眼
关灯
幽冥仙途

第六章结仇(50/215)

第六章结仇-幽冥仙途
    李珣的手臂箍着洛玉姬白嫩的脖颈,让她整个粉背都贴着自己。

    女修微温的肌肤充满着异性的诱惑力,只是现在,李珣却实在没有品味的心情。

    他半真半假地咳了一口鲜血出来,洛玉姬的衣服上终还是免不过被污的命运。

    李珣可以听到,她的呼吸重了许多,显然她的心情非常糟糕。

    面对东阳山人的问话,他撇了撇嘴,做出一副「懒得答你」的姿态,而事实是他根本没法说!

    难道他要回答说,老子用「不动邪心」的功夫挡下透胸一击,再用幽玄傀儡让你出丑吗?

    剑气的冲击,还有分心使用两个幽玄傀儡所造成的反噬,让他的身体现状有些问题,多亏有两个傀儡反哺回来的充沛元气,才让他还能神完气足地站在这里。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碧霄客、龙首狂客、东阳山人,这「八狂士」之三看着他的眼神,比世上任何一件兵器都要锋利一百倍!

    有一两个站在李珣身边的弟子,想移到他身后,但又被胡不离用眼神制止。

    「这是个明智的决定,胡兄!」

    李珣显然有些大言不惭,如果按照人间界的年龄辈分,胡不离估计可以做他的祖宗,但现在以李珣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有他手上的筹码,他完全有资格和胡不离平起平坐。

    箍着洛玉姬脖颈的手臂没有动,但是他的手掌却抬了起来,用大拇指轻轻蹭了蹭洛玉姬的面孔,感受着她滑腻的肌肤,也传达出一些不祥的征兆。

    李珣周围的空气猛地凝固了。

    如果他与洛玉姬的距离稍稍大上那么一点点,他一定会被胡不离等人的凌空剑气活生生打成碎末!

    在这种情形下,李珣脸上却全是满不在乎的神态,他是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待强者,就像是走在悬崖边上,既危险,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这感觉,还不错!

    他举起了另一只手,五指箕张,不带任何的感情,向着天空地上的众人道:「给你们五息的时间考虑,要么让她死,要么让她陪我们死!」

    他没有说明白,要胡不离等人考虑什么,也正因为这样,才能使这些人的思维混乱,也才能使他掌握更多的主动权。

    这些人只需要明白,要保住洛玉姬的命,就必须要做一些让他满意的事情出来!

    然后,他就开始计数,从一数到五,不快也不慢,但就在这催命符般的声响中,实力上占有绝对优势的三位狂士,低下了头。

    「退开!」胡不离一边招呼弟子们退下,一边也向远处退去。他这么一动,其它人也要跟上。

    龙首狂客还好些,只是冷冷地扫了李珣一眼,向后飘移;而东阳山人的胖脸上,却是迷惑与屈辱交织在一块,又蒙上一层冰冷的杀气,他死死地盯着李珣,脚下不曾挪动半步。

    李珣微微一笑,向前倾了一下身子,这样,他的头部便自然地搁在洛玉姬的肩膀上,他的脸也就贴着洛玉姬的脸,可以感觉到,在这一剎那,对方肌肤的温度先是滚烫,然后便是一片冰凉。

    不用说话,这就是最好的威胁。

    东阳山人咬着牙退了回去,李珣也直起身子,不过,在他动弹的时候,他感觉到洛玉姬拼命偏转眼珠,向他这边投来凶狠的一瞥。当然,对这一点,李珣并不放在心上。

    他箍着洛玉姬,向后面缓缓退却,这时候就看出来冥璃和幽五省的反应了,他们不愧是被冠以宗门大姓的优秀弟子,对这种绑人为质,加以要挟的桥段,应付得实在是熟练无比。

    早在李珣将洛玉姬制住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小心翼翼地移动,趁着对方投鼠忌器的时候,将位置移到李珣的侧后方─这里能以李珣为挡箭牌,也能有效地逃命!

    他们并不知道,正是由于这种聪明的举动,让李珣排除了「丢弃」两人的想法。

    李珣绝不会认为有洛玉姬为质,就能够安然脱身,这里毕竟是三皇剑宗的地盘,即使他有两张强大无比的底牌,但若带着两个累赘,是绝没有可能逃出去的,而现在自然又有不同。

    不用他费心,三人保持着一致的步调,渐渐地与三皇剑宗的人马拉开距离。但又不能离得太远,否则会引起对方神经质式的攻击。

    在双方隔了接近三里的距离时,李珣三人已退入了一片丛林中,隔开了对方的视线,他这才停了下来,准备下一步的谈判。

    在他将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道近乎于荒谬的亮光闪过了他的脑海,这是一个近乎于失控的狂想,这个突生的冲动脱离了他的理智,在这一剎那间控制了他的思维,使他没有任何迟疑,召出了他的王牌。

    王牌只来得及伸出一只手臂,然后便是四溅的火花,还有一蓬炸开的血雾,其中掺杂着几滴银灰色的液体。

    与此同时,甚至更早一些,在李珣身后步步为营的冥璃二人,一声不哼,翻身仆倒,那场面绝不火暴,却是诡异得令人发寒。

    李珣惨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向前倒下。

    这个时候,他本能地想夹紧身上的人质,但全身的肌肉却都不听使唤,彷佛尽数僵死,整个身体都已石化,他甚至无法想明白,这究竟是糟糕的现实还是一个可笑的幻觉。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在他挨着地面的一瞬间,所有的感觉和控制力又都回来了,他想也不想,就地一个翻身,将洛玉姬挡在身上,大声嘶喊道:「停手!」

    一切都清静了。

    在这个时候,李珣身外一尺处,至少停了五把寒芒闪烁的利剑,不需肌肤相触,光是上面吞吐的寒芒,便差点让他的血液冻结,皮肤更是撕裂般疼痛。

    李珣被剑芒刺得睁不开眼睛,根本看不到周围都是些什么人物,他努力地调动肌肉,终于在脸上形成了一个难看的笑脸:「请稍微退开一些,如何?」

    说完这句话,他彷佛用掉了最后一丝力气,瘫在地上不住地喘气,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但是锁着洛玉姬喉咙的手臂,却仍像铁箍一样,没有丝毫放松。

    而洛玉姬被这一连串的冲击弄得七荤八素,感觉李珣的手臂甚至更紧了些,又说不出话,只觉得喉咙、胸口闷气欲绝,脸色也就更加苍白。

    李珣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彻骨的寒气正离他远去,这让他稍微轻松了一些,气息也觉得顺了,而这时候,又有几道直可透视人心的眼神,在他脸上扫过。

    李珣仍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笑道:「三皇剑宗与人谈判的规矩果然与众不同!百鬼算是真正见识了!不过,既然这仪式搞完了,我们正式开始商量,怎样?」

    周围开始了一阵可怕的沉默,李珣也不在乎,他趁这个机会,抓紧时间察看自己的状况,而事情比他预想得还要糟糕。

    他身上只有一处伤口,就是背上刚刚被人用飞剑斩到的地方,凭着痛觉感应,伤口应是又深又长,几乎横贯整个后背,深度则伤到了骨头,此时伤口与地面摩擦,被草叶泥土蹭着,让人好生难过。

    更让他心生寒意的,则是隐入特殊空间的幽玄傀儡,刚刚救他一命的是幽二,正是它架开了能将李珣分尸的剑光。

    但是,这号称金刚不坏的傀儡,架剑的手臂竟然被切入了近两寸深,险些被一挥两断。

    幽二的实力,李珣是再清楚不过的。

    论实力,幽二的前身阴散人,在通玄界就是最顶尖的那一类存在,即使成为幽玄傀儡,失去神智,又受到他这个「主子」实力的限制,它的身体也不应该这么轻易被伤害的。

    这便证明,挥剑之人实力本就和阴散人相差无几,才能挥出如此强的一剑来!

    这么想来,周围这些人的身分,便已呼之欲出了!

    沉默终于被打破。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男子,他的嗓音略显低沉,但在沉沉的尾音中,却有一丝铿锵之音,极具魅力:「放开玉姬,我饶你不死!」

    李珣嘿嘿一乐,终于睁开了眼睛,且循声望去,入目的是身姿挺拔如松的中年男子,他的面目称不上英俊,却是棱角分明,令人一见难忘。

    当然,最吸引人目光的,是他头上配戴的束发高冠。通体金黄,却不是以黄金所铸,材料十分古怪,配合着他宽袍博带,兼又一双眼眸中光芒电闪,开合之间,不见喜怒,一望之下,便令人心悸。

    李珣扫过周围诸人的脸色,见他们都以此人马首是瞻,便猜到了这人的身分,他咧嘴一笑道:「可是『东皇』洛宗主当面?百鬼在此有礼了!」

    他勉强眨了眨眼,便算行礼,这副惫懒无赖的模样,他头一次使出来,也颇为顺手。

    周围空气的温度立时就下降了一个档次,李珣的胸口震了震,又吐出一口血来。

    很不幸,这血大部分落到他自己脸上,还有那么一些,擦着洛玉姬的脸蛋,沿着脖颈,流入她的衣领之内。

    可以感觉到,洛玉姬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然后便是纯出乎本能的痉挛,李珣偏偏微转目光,正好看到,一道泪痕正迅速地在她的俏脸上延伸出来,然后没入那一片血污之中。

    李珣尴尬一笑,向着面前的「东皇」点点头:「洛宗主,不好意思,现在我的身子弱了些,这真不是有意的!」

    他的面孔比一个孩子还要纯真,而这时,至少有几十人想将这张脸撕成碎片!

    「东皇」洛岐昌不像其它人那么咬牙切齿,至少表面上如此。他开始用心地打量这个已毫无还手之力的修士,看着他脸上每一丝表情动作,还有眸光闪烁的种种变化。

    最后,他得出了结论─要么,这是一个不把生死当一回事的亡命徒;要么,这就是一个还有不少底牌没有打出来的小狐狸!

    他估量已罢,心中也就有了计较。他点点头,直接道:「你想怎样?」

    此话一出,便代表三皇剑宗确实低头了,以洛岐昌的宗师身分,当不至于出口反悔。

    李珣心中暗松了一口气,但仍不敢大意,只是笑道:「也不用太过劳烦,只是我们三人奉宗门令谕,出来办事,这么久没有回信,实在惶恐至极。如果洛宗主愿意,能否通知一声?」

    此话一出,他便见周围之人,都是冷眼看来,只那眼神都能把他零剐细剁!

    李珣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去做,这与三皇剑宗向幽魂噬影宗低头认输,有什么区别?

    面对这些已被他撩拨得将要失控的修士,李珣心中反而更觉笃定。他吸着凉气,非常辛苦地挺起身子,箝着洛玉姬,半拖着向后挪。

    因为他的动作,至少有五道剑气锁定了他的全身,李珣只做不知,一直挪到身后的树下,倚在树干上,才吐出胸中浊气,缓缓道:「还有,我宗与贵宗齐心协力,才能勘破龙环山上的禁制。

    「如今其中的宝物虽全在我们身上,不过,这收益还要公正,哈,我宗是绝不会独吃这一份的!

    「洛宗主可与我宗宗主商议,讨论这宝贝的分配,当然,这种商议,我这当弟子的,自然就没法置喙了。」

    说罢,他咧嘴一笑,看向洛岐昌,看不出端倪,又转向其它人,发现不少人眼中都透出极为复杂的神情,解读一下,大概便是:「从哪蹦出这么一个无耻之徒?」

    唉,非常时期,李珣暂且就把这当成赞美吧!

    洛岐昌果然干脆决断,他再看了李珣一眼,脸上竟还露出一丝笑意,也不和诸人商议,便点头道:「好!」

    这种攸关宗门面子的事情,他是不是做得太独断了些?不再商议一下?李珣迅速在其它人脸上一扫,却见没有一人有异议,显然都是司空见惯了。看来,传闻中,这「东皇」一言专断的性子,也是真的。

    不过,洛岐昌下一个动作就很让李珣莫名其妙,他向李珣伸出手去,那样子不像是出手,倒像索要什么东西,李珣一时间愣了。只听洛岐昌道:「将玉姬的耳饰给我!」

    「啊?」

    或许是没看到过李珣这副呆样,洛岐昌竟然又笑了笑,对这个在通玄界严肃出了名的人来说,这已经相当难得了。

    更难得的是,他竟然还有心思向李珣解释:「这『垂丝飞环』,可以施展透空神念,于万里之外和人交流,没有这法宝,我又不是水镜先生,如何与他人实时交谈?

    「你不想再等三日,看那飞剑传书吧!」

    李珣扯了一下嘴角,算是对洛岐昌平庸笑话的回应。

    他伸手在洛玉姬耳上摸索一下,颇小心地将那个如金丝垂流的耳饰卸下,又抛了过去。

    洛岐昌一把接着,同时便运转真息,屈指一弹,将垂丝飞环弹上半空,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术,这数十条细细的金丝豁然中分,向两侧弯曲,中间显出一个椭圆的形状,接着便展开了一个小小的光屏。

    洛岐昌又一指弹出,光屏蓦地四面延伸开去,最终形成一个足有半人高、镜子般的怪玩意。

    李珣看着这「镜子」上光影闪烁,奇景连连,心中也不由惊叹。仅过了数息,镜上忽地响起一声霹雳,彩芒大放,将李珣吓了一跳,也就是这一闪念的工夫,冥火阎罗那张病恹恹的脸便显了出来。

    「洛岐昌?」

    冥火阎罗显然有些惊讶,一贯看不清神情变化的脸上,竟然也有些波动,而且,他的语气也不如何客气,而是直言道:「你找我何事?」

    和冥火阎罗惨不忍闻的嗓音相比,东皇的嗓子便好上太多了,尾音里的金铁铿锵之音,也显得悦耳许多。只不过,他的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本座无事,自然不会找你的晦气,是你的弟子有话对你说!」

    说罢,他让开身子,让数万里外的冥火阎罗,看到现场的情况。

    李珣撇了撇嘴,伸了伸手,做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却又恰到好处地将怀中的洛玉姬突显出来,这才招呼道:「宗主安好,弟子百鬼拜见!」

    冥火阎罗是何等人物,只搭眼一瞧,便将事情的经过猜了个大概。自然知道他们这边占了主动,心中暗赞之际,脸上却勃然作色:「混帐东西,你抱着玉姬侄女在干什么?宗门派你出去做事,可没让你……」

    他那样子已是气极,正说着便咳了个昏天黑地。

    李珣心中大笑,脸上却要做出惶恐的模样。

    当然,他也不能让冥火阎罗再这么说下去,若真拂了洛岐昌的脸面,可就糟糕透顶。

    他忙应声道:「宗主恕罪,这里只是玉姬小姐身有不便,弟子顺便照拂一下,呃,这次宗门之事,弟子也已完成了,还要多亏了三皇剑宗自洛宗主以下,多名道兄相助……」

    他将刚刚那番鬼话换了几个辞,又重新说了一遍,末了还细细地形容那三件战利品,供冥火阎罗参考。

    听了这套连鬼都不信的言语,冥火阎罗瘦脸抽*动几下,终于强忍着没笑出来,而在场的其它人等,除了洛岐昌外,脸上则都有些不太自然。

    这时候,话语权是掌握在冥火阎罗这边的,他也体现出了一宗之主的魄力,只是略一沉吟,便转向洛岐昌,低低一笑道:「东皇难得有助人为乐的机会,我们也是感同身受。

    「这样吧,那本心得笔记,还有『玉液还真鼎』,这些都是有主之物,你们正道宗门,守望相助,回玄宗的东西,便劳烦你们送还吧!

    「剩下那对轮子,便当成我宗弟子这一趟的辛苦费,如此可好?」

    冥火阎罗这话可实在是阴毒得很,一句「守望相助」,便绝了三皇剑宗昧下这两样东西的可能,大概不出几日,听到风声的回玄宗,便会前来索要他们的「失物」了。

    可以说,在这件事上,三皇剑宗不会获得任何好处,反而白惹了一身骚!

    洛岐昌的决断力在此时显露无遗,他没有半分迟疑,点头说好。

    冥火阎罗旋即瞥了李珣一眼:「这百鬼人还机灵,那轮子扔给他便是,咳,百鬼,你还傻坐在那儿干什么?」

    李珣闻言,应了声是,扶着树干站了起来,他环目一扫,将周围所有人的神情都收入眼中,这才咧嘴一笑,已箍在洛玉姬脖子上许久的手臂,开始一分分地松开。

    在此刻,周围的呼吸声都静止了。

    李珣的手臂已松开一个堪称安全的距离,但仍平平架着,洛玉姬身上受制,根本无力站稳,只能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这时候,李珣停下了动作,目光转到距离最近的一位女修身上。

    那女修姿容端庄,身上剑势森然,气势不在胡不离之下,应当也是个有名的人物,她看着洛玉姬的眼神则颇为急切。

    当李珣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甚至还没发觉,直到李珣咳了一声,才回过神来。

    李珣向她勾了勾手指。

    「请过来帮忙,哎,就是您了!」随手指挥一位修为精深且又容貌秀丽的女修,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李珣的笑容越发显得温和无害:「请扶着玉姬小姐,这宝物分配,总还要让我腾出手来吧!」

    看着他轻轻巧巧将最能护着他性命的「护身符」送走,还能这么从容镇定,即使他是装的,也要人暗叫一声「佩服」。

    被支使的女修怔了怔,这才走上前去。

    李珣非常干脆地松手,再用肩膀一顶,洛玉姬便软软地跌了过去,正好被那女修一把抱着。

    本能地,四面响起了隐隐的剑啸之声。李珣只是咧了一下嘴角,看都不看一下,向着冥璃二人昏厥的地方走去。半途中,他感觉到洛岐昌的目光,向那边扭头一笑道:「洛宗主,宝贝在我师兄身上呢!」

    冥火阎罗极配合地咳了两声,饶是洛岐昌如何喜怒不形于色,面对这含意无穷的一句话,仍在脸上闪过了一道浅浅的红晕,其它人更不必说。

    李珣只当看不见,不紧不慢地走过去,从冥璃怀中掏出了那本心得笔记,还有「玉液还真鼎」,朝着洛岐昌走过去。

    待到五尺之外,李珣毕恭毕敬,以宗门礼节,手臂略过于肩上,眉眼低垂,呈上两件物事。这是晚辈向长辈礼敬之法,用在此处,不卑不亢,恰到好处。

    洛岐昌袍袖一卷,将两样东西收去,道一声「罢了」。

    李珣一笑,眼角处恰看到扶着洛玉姬的女修要为那大小姐通络经络,当下大喝一声:「慢着!」

    这一声叫得好生突然,全场登时为之一震,有几个心性差点的弟子,甚至差点儿挥出剑去,场面立时一乱,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在李珣身上。

    「稍停一下,稍停一下!」李珣有些手忙脚乱地比划,要那女修停手,「玉姬小姐还是稍等一下再活动为好!她那脾气……」

    话说了一半便停下来,但那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洛玉姬恶狠狠地瞪着他,眼睛都变得红了;扶着她的女修目光望向洛岐昌,见他点头,竟真的不再动手,只在洛玉姬耳边劝慰几句。

    李珣立时长吁出一口气来,彷佛那个软绵绵的刁蛮小姐,比周围这些高人修士,还要凶猛一百倍!

    此时的李珣,像极了一个青涩的毛头小子,哪还有刚刚笑对三皇剑宗近半高手,仍谈笑自若的模样?

    洛岐昌只觉得胸口一闷,再看被李珣搅得不知所措的几名弟子,心中感叹。

    他心机渊深若海,但并不小气,他看着李珣,低声赞道:「幽魂噬影宗有个好弟子,百鬼是吧,很好,我很看好你!」

    他淡淡说来,虽在叹息,却没有一点情绪外露,但言语顿挫之间,却自有一股不屑做作的高傲,显出这确实是他的真情实感。

    李珣笑吟吟地谢了,再转向冥火阎罗那边,毕恭毕敬地请教接下来的指示。

    冥火阎罗有气无力地道:「回来罢,宗门还有事情。你们不要在路上磨磨蹭蹭,十二日之内,必须赶回!」

    他言下之意,便是十二天之内,不见李珣等人回来,三皇剑宗便要担上一层干系。

    洛岐昌如何听不出来?他冷眼向冥火阎罗那边一扫,冥火阎罗便知火候到了,淡然一笑,身形隐去。

    李珣对着已失去影像的光屏再行一礼,这才抬起头看向洛岐昌,似乎要听他有什么安排。

    洛岐昌只是袖角一摆,不远处瘫在地上的冥璃二人便先后清醒过来。

    他再不多言,转身离去,三皇剑宗的人马也都跟了上去,而每个人离开之前,都会对李珣投以一瞥,其中几乎完全一致的情绪,让李珣明白,这个仇,是彻底地结下了。

    在三人全速的飞行下,赤城山脉很快就被他们抛在了后面。先前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的「猫儿」,也现身出来,这见风使舵,闻风而逃的本事,显然已修炼到了极致。

    距事情结束已有一个多时辰,冥璃与幽五省仍然没有从心悸与惊叹中回过神来,对李珣的作为,也是赞不绝口。不过,从他们的惊佩中,李珣还是发现了丝丝的警惕与戒心。

    这是典型的邪宗风格!每一个人都是潜在的竞争者,争权、夺势是无处不在的功课,人们每时每刻都要注意身边发生的事情。

    看上面,寻找可以超越打压的对象;看下面,则是警戒将要赶上的威胁。

    李珣化身的百鬼,便由一个可以居高临下欣赏的对象,迅速地转变成一个威胁到他们的地位,甚至已有所超越的人物,他们又怎能不提高警惕?

    李珣将一切都收入眼中,心中更是亮堂得很。他没有资格说别人什么,因为,他自己做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随着赤城山脉的远去,一直在他们身后数十里跟随的几道剑光都调转方向,移出了他们的观察范围。

    这就是三皇剑宗的「护送」,反正只要李珣三人不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事,之后不管有什么变化,他们都有理由推卸。

    说是欲盖弥彰也好,是好心提醒也罢,三人都从这举动里察觉出一些信息来。

    冥璃抽了抽嘴角,骂了一声「贼心不死」,又把目光转到李珣脸上,问道:「百鬼师弟,你怎么看?」

    李珣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说的是前方危险所在,便微皱起眉头道:「应该是朱勾宗吧……」

    他心中笃定,语气却非常模糊,说着,他又看向幽五省。这个一向低调的家伙只是略一点头,就不再说话。李珣暗中一笑,又把目光移回到冥璃身上。

    这是一种「尊重」,冥璃心中还是比较受用的,他嘿然一笑,脸上却是绿气大盛:「来的是朱勾宗,不过在后面使力,却一定是那个洛皇帝。他那黑吃黑的本事,可是精得很!」

    三人都是一笑,他们心里都再明白不过,有朱勾宗的百了刀、明皇戟在,对方的实力便远在他们之上。

    洛岐昌想靠朱勾宗来个黑吃黑,而他们又何尝不想靠三皇剑宗,来避过朱勾宗的锋芒呢?

    他们在这里计较,行动上也就飘忽了许多,他们在赤城山的地界,绕了足有三天,捉迷藏般昼伏夜出,继而突然发力,向着宗门的方向狂奔。

    这一连串动作做得很成功,在朱勾宗醒觉之前,李珣他们已经飞出了上千里去。

    然后便是一场追逐战,双方实力毕竟有些差别,不过就是一天二夜的飞行,朱勾宗的人马便又赶了上来。

    此时,李珣等人经过的地方,是一片没有任何宗门驻扎的缓冲区,也是三人最担心的危险地带─预期的攻击终于到来。

    

    ( )
幽冥仙途 由[完本小说]收集完本,欢迎登陆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查看幽冥仙途完本推荐。
您也可以直接打开 幽冥仙途完本 查看幽冥仙途全部章节
[上一章] 幽冥仙途 [下一章]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完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异世大陆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玄幻奇幻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修真仙侠好看的完本小说 言情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现代都市好看的完本小说 架空历史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穿越重生好看的完本小说 网游竞技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武侠小说好看的完本小说 科幻异能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名站推荐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op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完本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完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