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之修真者
目录
完本小说 - 剑之修真者 - 剑之修真者/平民百姓
字体:
护眼
关灯
剑之修真者

第十六章魔门再现(20/88)

剑之修真者/平民百姓-剑之修真者
    斯尔迪梭,达尔哈托的重镇之一,以一个较大的绿洲为中心,建立起一个占地极广的军事与商业城市。而這里,也是华剑英和公输、凤凰两派年轻弟子的目的地。

    自从一个多月前发生了连续的杀人事件后,斯尔迪梭变得极为不安。特别是当首都派来的众多高手和神之塔的祭司们也相继失踪后,人生更是浮动不安。如果不是這些人大多是祖祖辈辈就居隹在這里,大概早就形成大量的逃荒潮了。

    华剑英一行人一到步,在驿馆中安顿下来后。凤凰、公输输两族高手立刻开始调查。

    两天后,周洗虹和公输回天等人把两日来调查的一些结果、结论还有疑问加以总结,大家一起尝试分析。只是华剑英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众人一直找不到他。只是想到华剑英目下的修为,大家也就再担心,坐下来开始讨论。

    行凶者也是修真者已经无疑,至今的一个多月中,前后已经杀了过百人,這还不算当初哈米地派出来的调查人员,被杀者遍布以斯尔迪梭为中心的数个地市、地区,以前每天都新的被害者被发现,但自从众人抵达后的两天来,已经没有新的被害者出现。不过周洗虹提醒大家不要因此大意,因为這种情况在上次神塔派出来的三名弟子到达這里时,也曾出现过。但结果是三天后這三人完全失踪,之后就又有新的被害者出现。

    這些杀人者的目的至今不明,是否是像百年前那次一样,是为了对付达尔哈托的皇室?同时作为修真者,一行人很不理解。修真者是很少杀人的,一个原因是不屑为之,再有就是怕对日后的修真有影响。

    而這些家伙這样子杀法,杀了這么多人不怕日后天劫降临,自己就此灰飞烟灭吗?还有,這些家伙的人数和实力也不是很清楚。只能从三名灵虚初期的神塔(凤凰门)弟子无声无息的被害,从而判断对手最少是有一名心动期的高手。当然,也可能有更多更强的高手。

    “对于這些问题,我们现在完全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也正是因此我们对于這件事情的处理,陷入了一个很被动的局面。”周洗虹皱着眉头道:“对方来自哪一个势力,其真实目的是什么?我认为這是我们最先要弄清的。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让我们去继续进一步追查下去。”

    “唔,我倒不這么认为。”公输回天道:“诚然,对方如果就這样收手了的话,我们确实奈何不了他们。但问题是,你们认为他们会收手吗?”众人一起摇头,公输回天又道:“所以,我们只有等。等他们对我出手,然后,想办法应付他们。”

    “可是,如果对方一直等到我们离开之后再动的话,怎么办呢?”孙姗虹道:“毕竟我们在這里也就是停留几个月的时间,对方如果一直這样子耐心的等下去的话,怎么办?”

    “這个嘛……”這回公输回天也露出伤脑筋的神色。

    “不!我不认为這些家伙会等下去。”只见华剑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正缓缓的从门外踱了进来。一边走过来,华剑英一边继续说道:“我看這些家伙不但不会像姗虹说的那样,反而会想尽办法和我们狠狠的来上那么一场呢。”

    “這……這是怎么回事?华前辈,你有线索了吗?”周洗虹真的很惊讶,自己等人还在为上哪去找对手而伤脑筋,华剑英竟然已经有线索了。

    “唔,這只能说是运气好而已。”华剑英一边安抚跳过来的华珂,一边淡淡地道。

    诧异的对视几眼,公输回天、周洗虹等人可说是异口同声地问:“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华剑英在桌旁坐了下来,拿出一件物事,放在桌面上铺开,却是一张斯尔迪梭地区的地图。地图上凌凌散散的有一些标记,公输回天、周洗虹等几个领导人物一时间觉得這些标记地点十分的眼熟,但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华剑英指着地图道:“這张是什么地方的地图,相信就不用我在说了吧?”看其他人一起点头,又续道:“关键在這些标志点上。”

    這时,凤凰门四个元婴期高手中的李月虹突然想起什么,轻呼道:“啊,我想起来了。這些标志点,不就一个多月来,发生在各地的杀人事件的地点么?”

    众人一愕,仔细观察,果然如此!刚来的时候,为了能够有够好的效率,一行人把地图上的区域划分开来,分成数人一组,所以刚才大家看到這张标有所有事件地点的地图,虽然都觉得這些点的位置十分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华剑英点点头,道:“不错,這些杀人地点,遍布整个斯尔迪梭地区,咋一看确实是杂乱无比,但实际上,這其中是有一定规律和顺序的。”

    大家都看着地图陷入沉思,想要把华剑英所说的规律和顺序找出来。半晌,性子较急,和华剑英又比其他人较熟的公输明琉第一个不耐得道:“有什么顺序啊?唉呀华大哥你就别卖关子,快说吧。”其他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实际上他们也颇为急燥,只是华剑英显然想让他们自己找出来,所以一时间不好意思开口。

    华剑英微微苦笑了一下:“是时间。”看着其他人还是不解的眼神,他拿出一支笔,道:“看好了。這是最早的第一次杀人事件的地点……”说着一笔点在那个位置上,然后:“這是第二次的地点……”然后从第一次的地点向第二次划了过去,“然的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众人渐渐了解华剑英的意思,愕然的看着华剑英笔下划出的图案。当华剑英把所有事件发生的地点连接起来后,在众人的在地图上形成一个奇异的图案。

    “這是……某种法阵吗?”公输昊天有些错愕的问道。

    “确实很像,不过……這是什么阵啊?完全没有印像。”张舒虹皱着眉头道。

    周洗虹道:“那个……华前辈,我不是怀疑你,只是……這会不会只是一种巧合呢?”

    华剑英淡淡一笑:“巧合吗?也许有這可能,不过我不认为這是巧合啊。”语气顿了一顿,笑道:“而且,有一位看来和我一样也不认为這是巧合呢。”

    众人愕然扭头望去,只见公输回天一脸震惊错愕的神情瞪着华剑英在地图上画出的图案。

    “回天哥。你看得出這是什么吗?”公输明琉急问。

    公输回天长吸一口气,点点头道:“是的,我也是在不久前在家族典籍中见过這个图案。”说着苦笑了一下:“说起来,那次也是因为剑英兄,才会见到這个古老的阵法图啊。”

    “唉呀,既然知道了那你就快说啊。在這里卖什么关子!”公输明琉又催促道。

    “這是当年魔门的标记。”公输回天沉声说出答案。

    众人呆了好半晌,才有人惊呼出声:“什么!”

    公输回天又道:“大约近一年前,我们从剑英兄口中得知,又有魔门的魔道修真者出现,所以我们知会十大宗门,联手探查此事,但最后却一无所得。這事相信大家就算没参与其中,也都听说过吧?”其他点了点头。

    “我就是那时候,偶然在家族的典籍中见到這个魔门的标记图。据当时在场的家族长辈说,這同时也是一个强大的法阵。”公输回天继续解释道。

    “不错,不过现在我们当中大概没人明白這个法阵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华剑英道:“只是看這个法阵能被当做魔门的标志,现在的范围又這么大,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阻止他们完成這个阵。

    说着,华剑英伸手指了指地图上的最后一次杀人事件发生的地点:“从一般的阵法常识来看,這个阵法应该还没有完成,不过也已经接近尾声。从之前每次杀人地点间的距离来看,他们大约再一有个一、两次,最多不会超过三次這个阵法应该就已经完成了。而从整个阵势来看,大约的地点方位我们倒也能够推测的到。”

    “还有就是时间。”周洗虹补充道:“从我们来了之后他们的动作已经停了三天。虽然不知道這个阵势在组成时,可以间隔多少时间,但相信不会太久。”

    “现在他们已经停了三天,想了就在這一两天内对方就会再动手了!”张舒虹也道。

    “不错,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才行。现在我们应该……”公输回天开始准备计划己方应该怎么做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众人同时眉头微向一皱。

    李月虹连忙过去,打开门。大家虽然暂时停止了讨论,但仍然在各自思索着,所以并没有注意李月虹和门外来人说了些什么。

    过了一会,李月虹脸色难看的走了回来,大家這才发现,好像有些不对头。

    “出什么事了?”周洗虹连忙问道。

    “又有五个人被杀了,尸体在两个地点被发现。”李月虹沉声道。众人登时一呆。

    “切!”华剑英用力在大腿上槌了一记:“又要他们抢先了一步!”

    公输回天一言不发,手掌却在桌上按出一个大洞。其他人男的一脸的愤慨,女的则是满脸的黯然。

    华剑英长吸一口气,定下心神,问道:“月虹,刚刚才传递消息的人,可有说死人的地点在哪里?”

    点了点头,李月虹走上前,在地图上把两处地点指了出来。华剑英再把這两处和之前的连在一起,众人的脸色更加难看。很明显的,对方只要再有一次,這个巨大的法阵就要完成了。

    “现在怎么办?大家商量看看吧?”华剑英看着众人道。

    “我认为我们比对方还是有优势的。”一个叫公输顺天的公输家弟子道。

    “哦?什么优势?说来听听?”华剑英问道,其他人也都看着他。

    “我们有当地官家政府的协助。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肯定,对方下一次的行动,必定在這一带。”说着,公输顺天在地图上指了指:“我们完全可以拜托斯尔迪梭的官家把這一带的人全部迁走。”想了想又道:“现在是紧急时刻,管不了這么多。就算用生拉硬拽的方式,也要在一、两天内把這一地区的人全部赶开,不让任何人进入。”

    “然后我们就在這里守株待兔。”公输回天明白了他的意思,开口说道。

    “对,這次对方急于求成,把法阵又进一步完成,不过也暴露出几个弱点。”公输顺天又道:“一、是对方一次显然最多只能完成两个点,否则他们大可以一次性把三个点全部完成。二、对方两次行动之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现在估计是一天左右。三、同时這个间隔也不能太久,从這次和上一次的间隔,我估计大约不能超过三天或五天。”

    听了公输回天的计划,大家都精神一振。

    “我还有一点建议。”华剑英道:“我们最好立刻和你们的师门家族联系一下,告诉他们這里发生的一切!”

    众人一呆,华珂先问道:“二哥,有這必要么?”其他人也是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只有公输回天、周洗虹等几个弟子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华剑英看着他们几个,问:“你们觉得呢?”

    公输回天道:“我同意向家族求助。”周洗虹也道:“我也同意向师门求助。”

    “咦?为什么?”几个年轻弟子有些奇怪的问道。

    公输回天额上几根青筋隐隐暴起,周洗虹等几个领队式的人也一齐暗暗摇头。

    “笨蛋!這个问题还用问吗?”公输回天怒声道:“你们以为這次对上的是什么人啊?是平时和陪你们练功过招的长辈吗?再说,這个阵势的作用是什么先不论,单看它的范围就知道它的威力多可怕。单只它的反作用力,就不是一般修真者能对抗的了,你们以为你们能够铎抗的了這么厉害的对手吗?”公输回天一通大骂看上去只是在说公输家的人,实际上也把凤凰门的一些女弟子也算在里面。

    同时,华剑英也道:“回天老哥说得不错。不要太指望我,能发动這样一个阵势的人,我大概也赢不到的。”

    当下公输昊天、公输顺在和张舒虹孙姗虹一起去找当地的总督,要他立刻把那一地区的人全部疏散。公输回天、周洗虹则立刻用随身携带音像传送法宝和沃勒星的本家、本门直接进行联系。這种可以随携带的阵符在修真并不多见,因为可以传递音像的法阵相当的复杂,缩小后刻在一块玉符上,无论在制作上还是技术上都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整个修真界也只要像沃勒星十大宗门這样的少数数十个门派能够做的到。而让出外历练的弟子身上带上這种法宝,就是在有重大事件发生或者遇上麻烦时,好及时回报或求救。

    公输家和凤凰门突然接到来自公输回天和周洗虹的信息相当的错愕,因为他们刚刚离开不久怎么就用這种一般情况下用来求救用的东西。

    但是当公输回天和周洗虹把他们得到的消息报告,和把华剑英在地图上画出来的阵图给他们看后,两大宗派的家主和掌门的脸色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然后,這两方也不约而同的给出相同的答覆:本家(门)的支援高手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凌原星,大约一两天的时间就到,让他们在這段时间内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对方把法阵完成。

    华剑英在一边听的是大皱眉头:“喂,有没有搞错啊。你们以为這次的对手是上次那种家伙吗?能发动這种阵势的家伙肯定是绝顶高手,你以为我们有可能赢得了吗?”

    他一发话,公输轮和沈玉娇一时间倒不好说话了,毕竟他并不是這两大派中人。他们并没有权力让他去做什么事。

    不过赫连素素這时插话了:“這件事很麻烦也很重要!如果我没搞错的话,对方可能是要制造一个超级厉害的怪物,如果让他们正功的话,那魔门的实力立刻就能横扫修真界。没人能再对付他们?”

    “难道连你也对付不了?”华剑英疑惑的问道。赫连素素很痛快的摇摇头。

    “我咧!有没搞错啊!這种稳死的事你还让我们呆在這里呀?我们……”华剑英话还没说完,传送阵那头就传来赫连素素的怒吼。

    “给我闭嘴!让你给我在那看着你就老实给我呆在那里!讲這许多废话做嘛!现在除了你们在那边之外,你让我们再找谁啊!”从影像中看赫连素素连脖子上也暴起的血管,可见她真的是非常着急。

    “那……那个鬼阵到底是做什么的?让我心中也有个谱。你说了,我就老老实实呆在這里帮你们看着。”华剑英决定先退一步,不过也要搞清楚万一对方成功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赫连素素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先让沈玉娇去做招集人手准备出发,公输轮也去了做同样的工作。赫连素素才跟华剑英等人解释起来。

    “這种阵在魔门称之为天魔大阵,其主要功能是集合各种阴煞之力,进一步诱发在宇宙出现后,就存在在這世上的“负极”能量。然后把這股负极能量传送给某人,只要這个人能够成功的融合這股能量,那他就可以直接跳过修真境界,甚至连渡劫都不用就可以修入黑魔界传说中的最高境界,太上天魔。”

    华剑英有些惊讶:“太上天魔?很厉害的吗?”

    赫连素素有些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那是当然的!天魔的力量和境界比之神魔还要高出许多。如果用天界中的等级来计算,那是相当于天仙的力量境界。你说厉害不厉害?”

    华剑英和在他身边的公输回天、周洗虹全都吓了一大跳,华剑英道呆眼道:“不是吧?這么厉害?”跟着又想到什么:“不对呀,如果這个什么大阵真的這么厉害,那修真界不早就是魔门的天下了?”

    赫连素素道:“這自然是有原因的,你知道至今为止,使用這天魔转生**,成功的有几个?”

    华剑英道:“怎么這叫天魔转生**啊?”然后又很自然的摇摇头:“不知道。有几个?”

    “一个也没有。”赫连素素道。

    不止莲月心,连公输回天和周洗虹都一副快晕倒的表情。“不是吧?祖师爷,那你们紧张什么啊?让這些家伙自己闹一阵子,我们躲在一边等着逮人就是了。”周洗虹放松下来笑道。

    “说你们笨蛋你们还不服。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赫连素素不高兴地道:“再说,魔门那些家伙能把這个老古董的法子再搬出来,多少总有一点自信。不要忘了,那是等于直接制造出一个相当于‘天仙’级的家伙啊,万一他们成功了,除非天界直接插手修真界,否则我们就等死吧!”

    看华剑英等好像没什么问题了,赫连素素道:“没问题了?那我也要准备一下出发了。”

    华剑英突然道:“等一下赫连前辈,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当然,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万一……万一他们成功了……怎么办?”

    赫连素素想了想,然后伸出右手微微一比,华剑英等人一呆,还没明白什么意思。赫连素素先伸出一根手指:“如果他们成功了,第一个方法:我们,我是指整个修真界,统统投降,我们也去修魔道。”

    “有没搞错啊?别开玩笑了。第二个呢?”华剑英怪叫起来。

    “第二个方法。”赫连素素伸出第二根手指:“我们统统自杀。因为落在魔门手上绝对比死还惨千百倍。”

    “不、不是吧?這、這么惨?”华剑英等人完全傻眼。

    “第三个方法”赫连素素伸出第三根手指:“去找你家那只大怪物。有他在,就算是正牌的天魔也不怕。”

    “這、這个方法是最好的,不过也是最不可能的。”华剑英苦笑。

    “所以,你们一定要阻止对方。就這样,我走了。”说着,赫连素素截断了通讯。

    搔了搔头,华剑英回身对已经目瞪口呆的公输回天和周洗虹道:“看来,這次我们真的是,不成功,便成仁喽。”

    這时公输昊天等人也已经回来,总督已经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并已经在执行。這是在众人的预料之中,虽然可能造成一些麻烦,但那个总督是不可能拒绝他们的要求的。

    “那么,我们现在就准备搬家吧。”华剑英拍拍手站起来。众人会意,修真者一般身无长物,随身带的东西虽然不少,但大都有储物法宝。所以一说要走,一行人立刻动身。

    现在被清空的這一地区在斯尔迪梭虽然不是贫民区,但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住的地方。大约只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人家。用不知什么原料烧制的石砖垒起的约有两米来高的石屋,墙上虽然有窗,但平时大多也是关的严严实实。房屋里面看上去也给人一种阴暗、肮脏的感觉。

    “這里的房子怎么造的那么怪啊?而且怎么住人啊?”女孩子多少都有一些洁癖,看到這里的环境大多不满,就连一向乖巧的玉琉也皱起眉头。

    “好啦好啦,你们当這里还是在家里啊?”周洗虹皱着眉道,实际她也不喜欢這里的环境,但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办法:“只要能阻止对方那些大恶人,就算是粪坑!该下去我们也要下去。”不过话虽然是這么说,只是到时会她真的会下去就难说的很了。

    实际上這些女孩子也并不是不明白其中道理,只是初次遇上這种情况,多少有些不适而已。听了周洗虹的放在,都不在说话,各自找个地方或坐或卧,闭目休息。

    這时,公输顺天找到华剑英,道:“华前辈,我觉得有些担心。”

    华剑英微笑道:“你担心什么?”

    公输顺天叹道:“实际上,我也是刚刚才想到。我们移居這一带,以株待兔之法静等对方上钓,這是不错的。只是,我们不该弄得這么声势浩大,对方现在肯定已经知道這一切。我担心会出什么问题啊。”

    這时公输回天和昊天也走了过来。

    公输回天笑道:“顺天弟,你说得对,也许对方已经有所察觉。但那又如何?就像你说的,虽然不知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五天内他们必须要在這里进行最后一次血祭,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就会付之流水。最关键的是,现在他们的存在已经被我们发现,日后他们一定会受到整个修真界的注意。如果不能在這一次成功,只怕他们再也没有机会。”

    “而且,那些魔门中人如此邪恶,老天也不会放过他们,我们替天行道,更是不可能会失败。所谓邪不胜正,顺天你又何必担心?”说着,公输昊天大笑起来。

    华剑英微微皱眉,由于受莲月心的影响,他对于正邪之分看的不是很重。更明白,正也好、邪也好,对也罢、错也罢,往往都是相对而言。在這所谓的正与邪之间,实力才是最重要。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就算是正确的一方,也不一定会得到胜利。所以他的心里立刻对這公输昊天的感觉大为改变,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一声:[白痴,想不到公输家也会有這种笨蛋。]

    公输回天对此也只能暗暗苦笑,只是他知道,公输昊天只是太天真,不通世务。虽然对于一般的普通人来说,公输昊天已经不小了,但从小就在公输家潜修的他,在心智上说来和小孩可没多大分别。

    只是公输回天也知道,這种事情,只能让时间来慢慢的改变,谁也没有办法。所以他先把這事放下,对华剑英道:“虽说现在我们是守株待兔,但毕竟我们面对的可不是兔子。我们目下的情况,一个不好就会完全反转过来,变成敌暗我明处处受制。”

    华剑英点点头道:“所以,真正和敌人对抗的,就是你我二人了。其他人,公输、凤凰两宗這次派出来的元婴期有十五人,這些人是在支援来到前的這两天中,对抗魔门中人的主力。你看应该怎么安排?”

    公输回天苦笑一下,刚想说话,却突的脸色一变。

    华剑英就不止是面上变色了,双眉一挑,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紧跟着外面传来“砰!轰!”两声巨响。

    公输昊天经验不足,一时间竟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公输回天突然向外踏出几步,眉头忽然一皱,低头向下望了过去。冷哼一声,猛地一拳重重砸在地面,地上好像水面一般泛起一阵涟漪。

    立时,屋外靠近屋子处,传来一阵“啊呀!”“唉哟!”“呜哇!”的惊呼惨叫声。然后七、八个黑衣人从地底一下子弹了出来。

    這时公输昊天也终于回过味来,双手一翻,十指上出现十个好像戒指一样的铁环,接着十指连动,弹、切、点、捺、挑、按连环动作,十来道细如针、劲如雷的气劲攻向那几人。“哧、哧”声响中,夹杂着那几人的连环惨叫。

    公输回天高赞道:“昊天弟,好一手‘弹指惊雷连环扣’。”公输昊天也笑着回应:“哪里及得上回天哥的‘乾坤五行震’。”

    “连环扣”是公输昊天所用法宝,而所谓的“弹指惊雷”就是刚刚公输昊天所用的手法;而“乾坤五行震”实际上也是一件法宝,只是公输回天修为较深,加上這件法宝随他日子很久,早已练到人器合一的境界,所以法宝虽然没有出现,他却可以借這件法宝性质和能力发出攻击。

    只是那几个黑衣人也机灵的很,情知這里有高手守护无机可趁。更何况,公输回天等人在屋里看不到倒也罢了,但他们全在屋外却是瞧的清清楚楚,刚刚不知怎么冲出来的那个高手的实力实是强的可怕。眼见情况有些不妙,看上去他们是向后倒去,却借势向后一翻,全部沉入地下。

    公输回天看的心中一跳,這几个人修为平平,不过心动期。否则他和公输昊天也不可能這么轻易把這群人打发掉。只是這些人修为虽然不高,但這手地行术却是相当的高明,看来事隔数千年后,魔门真的要死灰复燃了。

    這时屋中的众人全都给惊动了,一起抢出。這时屋外轰鸣之声仍自不停,大家一起冲出。出来一看,却全都给吓了一大跳。

    只见屋外不知什么时候摸上来二、三十名四衣人,却全给华剑英一个人堵在那里,前进不得。

    這些人最强的一个大约有离合中期的修为,另有五人是元婴期。其他人连元婴期也都不到。华剑英挡住了那六个高手,同时不时射出剑气,把那其余几十人打得上窜下跳。

    华剑英一发觉不对就从屋中瞬移了出来,他的目标是他感应到最强的一个人。那人刚觉得空气中的能量波动有些不对头,华剑英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同时一道天罡剑气已经迎面射到。

    总算那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一边仰头闪躲,一边催动护身法宝,一道蓝黑色的气罩立刻升起抵挡,同时,甩手一道好像雷球一样的东西向华剑英打去。

    华剑英微微皱眉,自然界中的各种能量元素,运用到最高境界其威力都是差不多的。不过说到瞬间爆发的杀伤力,无疑以雷电的威力最强。再加上,除了這个人外,這附近还有不少其他高手,他可不想现在就受伤。

    扭身避过对手射来的雷球,但却也让那人也避过华剑英的一剑。剑气擦着他的皮掠过去,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把這个人吓出一身的冷汗。华剑英也暗道可惜,可惜刚刚用得是四极剑气中,攻击力最强,但速度却最慢的天罡剑气,如果刚刚用的是阳离、断神、小天星三种剑气中的任何一种,這家伙都必死无疑。

    只是,已经来不及后悔,和华剑英必须保护的一众菜鸟不同,来的可都是魔门中身经百战的高手。虽然被华剑英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但另外五名元婴期高手在略略一呆后立刻出手。三柄黑色飞剑向华剑英攻来,另外还有数件好像回力镖一样的法宝和一缕难以察觉的力道。

    华剑英身形一旋,借這一旋之力,华剑英向后移动了一段距离,脱出对方的包夹。而那五名元婴期高手却发觉手上的飞剑、法宝和术法攻击全都受到一股奇特力量的牵引,向别的方向攻了过去。正好自己的几名同伴身形一偏,登时变成五人的自相残杀。大吃一惊,五人手忙脚乱的连忙收招,這才没伤到己方,但五收力太急,却也觉得一阵难受。

    华剑英這时发觉其他敌人也是蠢蠢欲动,暗中运起外狮子剑印,一声长啸,霎时间强大的气势笼罩当场,吓得那些黑衣修真者没一个刚动。

    這时,刚刚差点被华剑英一剑穿脑的那个离合期高手也缓过劲来了。猛然间之觉一股惊心动魄的强大气势从华剑英身上散发出来,连那五名元婴期高手也给压的不敢妄动,至于其他一些人更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這时他已经发觉到华剑英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心中暗暗叫苦:[不是说只是一些小辈而已吗?哪跑出来這种高手?]

    当下立刻亮出飞剑,猛地向华剑英攻了过去。华剑英忽然一声长啸,口中高歌而起:“长风起~~云飞扬~~独行天地笑痴狂~~~~~~人痴狂~~不自量~~长风当歌剑当扬~~~~”随着歌声反复唱颂,华剑英的身形忽左忽右,时而高速急旋,时而踏着奇异的步子在半空中纵跃。他不像是在与人动手拼斗,倒像是和着歌声在跳舞。

    歌词十分简单,来来回回只那两句。但随着歌词语气、阴阳顿挫还有华剑英舞姿的变化,连绵而至的剑气也不断的产生微妙的变化。微风轻送,剑气如风,随着华剑英的歌,所有魔门之人都发觉,四周的空间中似乎倒处都是华剑英的剑气。每一下轻风拂过,每一次微风吹动,都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痕。

    明明是他们在以众凌寡,但這些魔门中人却产生一种是华剑英正在包围他们的感觉。而這,便是华剑英在修入空冥期后,从那还没完成的《青莲剑典》中学会的“九歌剑决”的第一歌,“长风之歌”。

    而這时,公输回天等人已经冲了出来,面对着眼前的情景有些发怔。虽然前就料到华剑英应该无恙,但却也没料到他会是這么厉害。认识虽然已经近一年,但公输回天却也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华剑英的实力。

    见公输回天等人出来,华剑英歌声猛然停止,剑舞也随之而止。凌空一个翻身,轻轻落在地上。压力一去,魔门中人除了那个离合期和五个元婴期的家伙还在勉力支撑着站着外。其他人全都萎顿倒地,刚刚虽然时间不长,但却已经榨光了他们所有的精力。

    华剑英冷冷的打量了他们一会,开口道:“滚!”

    公输家、凤凰门的人一呆,不明白华剑英为什么要放這些人走。

    魔门中为首的那人惊讶的道:“你真的要放我们走。”

    华剑英不耐道:“难道你还要我送你不成?”那人吓了一跳,连道:不用、不用。转身带着一帮手下快速离去。

    其他人大惑不解,为什么要放走他们?不过看到转过身来的华剑英连施眼色,就先把疑问按到肚内。

    “二哥。为什么你要放走他们啊?”现在华珂已经知道当初掳走她的人就是魔门中人,虽然说因此她才不用嫁那个太子,但她还是恨的牙痒痒的。

    华剑英却不答她,只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思索半晌后,才抬头说了一句:“這两天的时间,不好过啊。”

    其他人面面相觑,這个问题他们都知道,好像用不到他来说吧?

    华剑英只见眼前的同伴们一脸莫明其妙的表情,知道他们不懂他的意思。苦笑了一下道:“实际上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這两天的时间,对我们来说极为不妙,刚刚我要放走他们,也是怕他们发现這一点。”

    众人都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這一次华剑英虽然击退了对手,主要是因为魔门中人还不了解己方的实力,错误判断的原故。当下次再来,只怕就不是這么好应付了。這一点他们都明白,只是不知道华剑英总是挂在嘴上是什么意思?还有,他刚刚发现了什么?

    华剑英叹了一口气:“你们难道还看不出?现在最要命的不是对方未知的实力有多强大,而是,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对付我们,而我们根本无法对他们下杀手。”

    公输回天、周洗虹等反应较快的几人听了华剑英的话都先是一呆,跟着立刻脸色大变。其他大部份人却都还没明白,华珂上前撒娇道:“哎呀,二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就快说嘛。”

    华剑英苦笑着摸摸她的头,叹道:“你们忘了么,這里将是他们最后的血祭之处,我们在這里是阻止他们在這里杀人。但是,我们却忘记了,那样家伙自己呢?如果我们在动手的时候杀了那些家伙中的那一个,那怎么办?最后的血祭还是会完成,天魔大阵就会启动,一个不好,天魔就会因我们的手降临。所以,一旦和他们动手,我们只能把他们击退,却不能杀伤他们。”

    一时间,众人完全呆在了那里。這和只挨打却不能还手也没多大分别,這样子……还打个什么呀?
剑之修真者 由[完本小说]收集完本,欢迎登陆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查看剑之修真者完本推荐。
您也可以直接打开 剑之修真者完本 查看剑之修真者全部章节
[上一章] 剑之修真者 [下一章]


完本小说排行榜 最新完结小说 九天战帝 绝世武帝 万古独尊 王牌邪医 从蛮荒走出的强者 一品农妃 医道特种兵 枪临星空 超神大管家 穿越大反派 帝战天下 绝世剑神 无敌剑域 不朽传承 狂魔战尊 永恒武道 逆天仙帝 最强主角系统 玄武战神 九霄战神 至尊灵皇 圣道狂徒 吞天武神 大剑神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好看的完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 Copyright cop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完本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完本小说
19